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林看世界

原创空间,内容丰富;舞文弄墨,以文会友;图片游记,杂文感想;时事哲理,生活趣事。

 
 
 

日志

 
 
关于我

华林居士者,重庆合州人也。因慕东坡居士、易安居士和幼安居士等名流之名,故附庸风雅,自号华林居士。曾作文《居士杂谈》以自辩,其云:“在下自号华林居士,并非佛教之信徒也,姑妄沾沾清静无为与文人雅士之气息而已。或曰:尔乃世俗小人,怎敢也以居士自许?其与赵老太爷质问阿Q一样:尔等也配姓赵?在下思之,可借用阿Q名言答之:和尚摸得,吾也摸得。别人能称居士,在下何又不能称居士?” 居士曾杜撰格言云:“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吾辈之流如沧海一粟,实显渺小。吾虽布衣,非杰出之人,然终不可忘记热爱生活、享受人生之权利。”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七七级的高考回忆  

2009-09-14 21:42:59|  分类: 居士感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是共和国成立60周年。这60年当然有许多重大的事件值得回忆,其中之一就是1977年底粉碎四人帮后恢复的首届高考了。本居士三生有幸参加了此届高考。现想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将这届高考经历做一个回忆。

在回忆之前,请允许本居士将我们这代人(即所谓的知识青年)的特殊经历作个交代,还是说说自己吧。说是说,我这个人,虽然人生不济,但共和国的许多重大事件都上我赶上了。生于1958年大跃进“火红的年代”,婴儿时期因60年自然灾害,营养不良,(先天不足,故现在还是这么瘦,虽然多人羡慕好身材)。小学初中遇上了“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但因此至今字也写得太臭,也许还有别字什么的)。高中又是“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当然也谈不上正经读书了。76年高中毕业后就去上山下乡,当然是走上了末班车,呵呵。以后就是四人帮倒台,参加首届高考并有幸考中。大学毕业后,分配到科研单位(当然比现在的大学毕业生要幸运多了)。80年代中后期又走上了出国的浪潮,即所谓的洋下乡。只是89风波不在国内,没能亲身经历,只能国外作壁上观。以后又是回国、出国什么的,浪迹天涯……

好了,啰嗦这么多,还是言归正传吧。话说当年,本居士正在合川县万古区兴隆公社一大队一生产队下乡,天天大大的做苦力。一天中午,正在听收音机中的中央台节目,突然播音员变了一种音调宣布,下午3点钟有重要新闻,以后收音机里就没有音乐了。当时就在想,是不是老人家(我们都这样叫他)不行了。果然,在3点时,播音员就用深痛的语调播出了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的消息,我们当时的心情还是很悲痛的,当然没有达到周总理逝世那么悲痛的程度。以后过了没有多久,在金秋10月又传来四人帮倒台的消息,当时大家都很高兴,特别是我们知识青年,想到可能有出头的日子了。

至于恢复高考之事,我是能过一种偶然事件得到一点预感的。有一天我正在公社水库工地劳动(当时很行的,一天能挑100多担土,比农民还行,还受到了下来视察工地的区委书记的表扬),我在县医院当医生的爸爸来看我。他带我去拜访了一位在武胜县中兴隆中心小学教书的老师。在交谈中,这位老师向我爸谈到,前段时间以前曾任川北行署领导人的胡耀邦到了南充地区及武胜县,与当地干部谈了拨乱反正的事,并透露了中央要恢复高考的消息(看来,我能进入77级大学生队伍,真是要感谢耀邦同志)。听后,爸叫我留意这个消息,我在当时却没有当一回事,懵懵懂懂的,只知道在生产队老实劳动。哎,上了岁数的人还是要有眼光一些。

后来,老爸多次带信来让我把文化抓起来,说我们知青可能有机会参加高考。我当时想,复习一下文化知识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于是,也我也开始读书了。记得,当时手头只有一本美国人编的一本知识性数学书《应用数学基础》。就开时在劳动时抽时间看数了,也不系统,随便看看,而且也只是数学,其它物理化学看也没看。正好队里安排我晒谷子,我就在晒场边,做起数学练习来了。过了不久,就有正式消息说恢复高考了,我们也有资格考。考前1-2个月,我也回县城家里,专门进行了复习。记得合川二中的教数学的陈金康老师,热心为社会青年办了一个复习班,我也去参加了,但后来参加的人太多了,挤不下,班也没有办下去。只好自己在家看书,又不知道看什么书,又不系统。物理、化学基本没有看。但我又是报的理科。总之,准备一点不充分。

考试是在11月进行,具体什么日期记不得了。考试地点在下乡所在地万古区上进行。我住在万古中学一个老师家,他是我们队上会记的老公。考试前一天,我走了二十几里到达了区上,在这个老师的宿舍里借住。

考试时间为两天,共4科。好像第一天上午是政治,下午是数学,第二天上午是语文,下午是物理。第一天,政治考的好像还可以,有一道题是阐述毛主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论。亏得,从小毛主席语录倒背如流,就行《红与黑》主人公能熟记圣经一样,现在我还以能背出“老三篇”的开头几段,呵呵。所以,政治考试还是洋洋几大篇答了下来。语文也好,有一道题是默写毛主席诗词“蝶恋花.答李淑一”,还好,有这首语录歌,“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云直上重霄九”等等的,这道题只要能唱这首歌就能做了。记得考数学时,中午午睡起来晚了,迟到了半个小时,做题也稀里糊涂的。最惨的是物理化学,由于根本没有复习,做起来也难,记得考试中还睡着了半小时似的。有一道题是什么一只木球掉进水里,又浮起来,要计算整个过程中的所用的时间,还有速度什么似的,哎,可苦死我了,在上面化了许多时间还是做不出来,结果其他的题就没有时间了(本来又睡了半小时),当然是一败涂地了。

在考试那两天,中午吃饭时,无意中听到了一个参加了监考的老师,在一边喝酒,一边讲述考场中考生出的洋相,把我们这帮人臭骂了一通。呵呵!确实,我们这一代人,文化学的太少,耽误太大,第一次高考,什么笑话都有的。包括我这个后来被称为“佼佼者”也是如此,一般的同辈人更不用说了。

考试完后,估量没有什么希望,又回到生产队,老老实实干农活了。至于结果,也就没有去多想了。

又是懵懵懂懂过了若干天,到了1978年元旦节前夕,我自留地里挖了许多红苕。当然,要回家过元旦的,于是挑上一担红苕,搭上了一辆开往合川县城的货车。在后车箱里,吹了1-2小时冷风,然后到了县城。下车后,就挑上红苕往家里走,在大街上遇上了我老爸医院的一个护士阿姨,见了我说“华林,你考中了”。我当时还不相信,就有点像范进抱着一只鸡在街上买时说他中举了的样子,呵呵,笑话。回到家里,我爸爸向我证实了上了高考本科录取线消息。当时一家人高兴的不得了。晚上,老爸与我睡在一个床上,我们都很激动,他给我讲了许多关于新生入校要注意的事(他是华西大学毕业的),好像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觉。

后来就就是体检、政审什么的。记得公社招办的一个老师还把我的填的政审表搞掉了,还让我补填了一份。

当时能上线的人还是不多,真有点百里挑一的味道。合川全县几万人参加高考,仅有200零几人上线。我们原来高中班60多人,仅3人上线。后来知道,其实,我当时考的成绩也不很好,4科仅200零几分,政治最好70分,语文也及了格,60多分,数学50几分,理化最差,仅20几分,呵呵。据说我当时的政治分数是全县最高的。但数理化考的太差,却是我这个报考理科生最要命的。我当时填报的重庆建院和成都电讯工程学院,这个成绩当然没有希望上这类学校。好在,填了个服从分配。

后来两个月的等录取通知书的时间是最难熬的,天天盼,也不知行与不行。春节也没有过好。最后,在2月里终于等来通知。当有人有送通知来时,我高兴的不得了。但一旦拿到通知看到信封地址上写的是四川农学院时,我气的不行。你想,我上山下乡天天都是农,现在还要我学农,你说气人不气人。拆开信,看到是园艺系果树专业时,我爸说园艺专业好,有诗意。当时农学院,就是土,连入学通知书都是红色的。只是,入学通知书上的一句话,我至今还记得。叫什么“坚冰已被打破,航道已经开通”,呵呵,可能是讲四人帮倒台了,科学的春天来了。

就这么一纸红色通知书,决定了我后来人生的命运,也就是当了一辈子的农民,不管是土农民,还是洋农民,还是研究员,反正都是农民。呵呵,有什么法呀,天生就是搞农的命。好了,闲话不多说了。总之,这就是一个七七级过来人高考经历。也是吾辈之人在建国六十周年前夕的一点回忆吧。

                                    华林居士公元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四日于达累斯萨拉姆

  评论这张
 
阅读(171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