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林看世界

原创空间,内容丰富;舞文弄墨,以文会友;图片游记,杂文感想;时事哲理,生活趣事。

 
 
 

日志

 
 
关于我

华林居士者,重庆合州人也。因慕东坡居士、易安居士和幼安居士等名流之名,故附庸风雅,自号华林居士。曾作文《居士杂谈》以自辩,其云:“在下自号华林居士,并非佛教之信徒也,姑妄沾沾清静无为与文人雅士之气息而已。或曰:尔乃世俗小人,怎敢也以居士自许?其与赵老太爷质问阿Q一样:尔等也配姓赵?在下思之,可借用阿Q名言答之:和尚摸得,吾也摸得。别人能称居士,在下何又不能称居士?” 居士曾杜撰格言云:“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吾辈之流如沧海一粟,实显渺小。吾虽布衣,非杰出之人,然终不可忘记热爱生活、享受人生之权利。”

网易考拉推荐

中学时光记忆—学农二三事  

2009-09-15 19:5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值建国60周年即将来临之际,许多人都爱回忆一下旧时时光,本居士也不甘寂寞,也来凑凑热闹。昨天写了一往篇“一人上七七级的高考回忆”,今天觉得余兴未尽,还想写点什么。想了一下,觉得中学阶段参加学农的事很有意思,就把这些经历写出来,除自娱自乐外,也想与人分享。

我是1971年读初中的,读的是合川七中。当时文革武斗刚结束,我小学毕业等半年还是一年上了初中,学校是春季开的学。当时我们这个年级,几届小学毕业生都集中到一起了(就与后来首届高考10年内的毕业挤在一起一样),共有2000多人,20-30个班,一个班好像是60-70人。由于学生多,教室不够,每天就分两批上课,上午一批,下午一批,每周轮换。也就是半天上课,半天自学。这种半天学习制,大维持了一年时间,以后就是全天上课了。

我与我姐读的一个斑,为5连1排,当时学校斑级还是以红卫兵建制,班主任是冉隆古老师,教英语的。入学报名时,还填写家庭成份。我们填写的是小土地出租,实际相当于上中农。但同学们却把此误解为小地主。地主成分在当时可不好了,为此我姐还与人吵了一架,并伤伤心心的哭了一场。我姐先与我在一班,后来为调回秋季招生的学制,又分为了两个年级,即,73年7月毕业的73级(快斑)和74年毕业74级(慢班)。先时,我与姐因成绩好,两人都划入了快班。但我家里却有战略部署(实际上是当时学校李德安老师出的主意)。因姐弟俩同读一个班,以后上高中推荐时,只能推一个,不好办。我当时年龄要小些,就让我降了下去,读了74级。班主任是张定成,教政治的,对我特别喜欢。因分班前,我的成绩还算不错的,记得当时考物理,全年级只有2人得100分,其中一人就是我。下到慢班就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我的成绩,当然是顶尖的了,深得老师喜爱。学生干部的职位,什么学习委员、红卫兵中队长、团支委统统上我当了。好了,有点偏题了。还是回到学农记忆的描述上吧。

文革期间,毛主席就在什么年份的5月7号发表“五七”指示,其中的几句话至今本居士还记得:“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我们当时的学生,劳动是很多的。每周都有一天劳动课。每学期都要安排1个月的时间学工或学农。当然也有学军,有时半夜被学校安排搞夜行军拉练,也在合川潼梁洞山上搞捉特务的军事演习。我现在想来,如果当时有战争,我们这批人还是打得的,呵呵。学工就是到北门翻砂厂、合川农机厂,重纺四厂的车间干活什么的,也听老工人的忆苦思甘甜报告,控诉万恶的旧社会,我们这些学生娃娃也不知流了多少眼泪。当时,也是“备战、备荒、为人民”时期,我们这些学生也还去挖防空洞。

当然,我们在学校最多的活动还是学农。当时,合七中在合川沙溪九峰山上,建了一个校办农场。其实,九峰山名曰为山,实为低山,因为海拔仅1000米多米高。记得上地理课,我们的地理老用太监式的娘娘腔念到“阿尔泰山,祁连山,….”有同学在下面接道“九峰山”,而这位老摇头晃脑地答道“九峰山不算山,算丘陵”,我们这些同学在下面笑了好久。合七中九峰山农场,应该是我们这群学生一锄一锄的开垦出来的。当时,那里全是荒山野岭,满是杂木灌丛,后来我们学生通过开荒,修建梯田,建成了农场。我们每学期会有2-3周到农场,先是开荒,然后种地。开荒过程中,不时的还打死一两条蛇。教农机的老师在现场给我们上农业知识课,什么“根、茎、叶,花、果、实”的。

我们当时只有13、14岁,挖地开荒还好点,抬粪桶浇肥的事就有点勉为其难了。抬粪的事,我还出过一次洋相。当时只有12岁多点的我,与同学一起抬着满满一桶粪,走在乱石彻的“大寨”田坎上,田坎又高又窄,路基石头又松。我俩抬着粪桶,晃晃荡荡的,脚下的石头一松动,我一下就跌了下去,抬的一桶粪,劈头盖脑地淋了我一身。真是很受伤呀,当时满身是粪水,连耳朵里都灌满了粪渣。我好无助呀,欲哭不能。好在,我姐姐在,提水来让我洗了个澡,又将我的脏衣服洗了。

九峰山经常下雨,下雨就不出去劳动,待在宿舍里。当时,是两个同学挤在一个床上,挤的不得了。但山里还是有乐趣,雨后天晴我们也出去采蘑菇,很好采。山里的蘑菇煮汤很鲜,这也许是当时唯一留下吃的记忆。因为山里的水,碱很重,吃了后很潮人(消化力极强),又要干体力活,常有吃不饱的感觉。有的同学就跑到当地山农民家里去讨点吃的(当然是换或买了),虽然这违反的纪律,但肚子要紧呀。

除了定期在农场劳动外,还时常,由班上组织从县城去给场送肥料。从县城到农场有10-15公里的路,多为小路,我们或担粪去,或担草木灰去。一般是当天去当天回来,即担着东西一天要走20-30公里的路。记得,一次班主任老师带我们送肥,走到一半路,有点累了。老师就叫大家坐下来,把红宝书拿出来,学习毛主席语录。大家齐声念道:“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学了一会语录,好像又不累了,看主席语录还真灵,呵呵。(也许是精神胜利法,也许是大家歇了一会儿,体力恢复了,谁知道呢)。当然,去农场的路上,零零星星的也有当地农民的果树,什么桔柑树、李子树、桃子树似的。有时渴了,也顺手牵羊偷摘几个果子解渴。呵呵,当然要看你的运气了,不要让农民捉住,否则就不好说了。我去送肥时,一般要带几个馒头作为午餐干粮。路上,有的同学感觉饿了,早早就把干粮吃光了。我却不然,饿了也还是在想,坚持一下,再走一段路后吃。走了一段路后,又想,再坚持一会,还是不吃。这样下来,就忘记吃了。结果,几个馒头带去的,又完完整整的带了回来。真是的,自已亏自己的肚皮,还有点不值得。

除了校办农场外,农忙季节还要去支农。农忙多是在5月份,所谓的“红五月”。5月天气,仲春初夏,对我们一群学生来讲,好像现在的郊游,我们当然开心。此时农忙主要是又抢,即收麦子栽秧子。我们支农是去帮农民割麦子。虽然是5月,天气还是热起来了,劳动中只要太阳出来晒着,还是浑身要被汗水湿透的。在割麦子过程中,我也常常把手割破。割破时手要出许多血,就用土办法,好像是用地边石头上的白的苔藓什么的,包在伤口就可止血,像云南白药一样。最好玩的,还是在农民家里吃新鲜的嫩麦粑。对于劳动累了的中学生来讲,还真可口。

后来,进入高中,读了合川二中。支农还是常事,只是更浪曼了一点,因为人长大了,有思想了。高中学农最有成果的事,是把学样本来是山丘的地方,硬硬生生的挖成一座人造小平原。75、76年,一边“反击右倾翻案风”,一边学大寨。高中阶段,起码有整整半年的时间都在学校劳动,建人造小平原。当时在现场,可是热闹非凡,天天高音喇叭,歌曲与诗颂不断,有时还搞什么挑灯夜战什么的。记得,我们般的诗才和乐才们,还以此为主题,搞了个什么组歌节目似的,有点仿“长征组歌”,名叫“改土赞歌”。歌词记不得了,其中像有什么“改土告大捷”的句子。还有点像模像样的,后来还到县参加了汇演。我们在合二中搞的人造小平原,至今也还发挥了其用处。只不过不是农田了,而是现在合川中学的校园内的足球场了。好了,对中学时期参加学农的回忆就写这些吧。细细想来,学工、学农、学军等活动,虽然浪费我们大量宝贵的学习时间,但一分为二地讲,也给我们的成长过程中带来一些愉快的回忆,在实践过程中也还是学到了一些东西,对后来的人生也有一些帮助。

  评论这张
 
阅读(14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