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林看世界

原创空间,内容丰富;舞文弄墨,以文会友;图片游记,杂文感想;时事哲理,生活趣事。

 
 
 

日志

 
 
关于我

华林居士者,重庆合州人也。因慕东坡居士、易安居士和幼安居士等名流之名,故附庸风雅,自号华林居士。曾作文《居士杂谈》以自辩,其云:“在下自号华林居士,并非佛教之信徒也,姑妄沾沾清静无为与文人雅士之气息而已。或曰:尔乃世俗小人,怎敢也以居士自许?其与赵老太爷质问阿Q一样:尔等也配姓赵?在下思之,可借用阿Q名言答之:和尚摸得,吾也摸得。别人能称居士,在下何又不能称居士?” 居士曾杜撰格言云:“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吾辈之流如沧海一粟,实显渺小。吾虽布衣,非杰出之人,然终不可忘记热爱生活、享受人生之权利。”

网易考拉推荐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2009-10-14 19:50:23|  分类: 华林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参观了考勒遗址之后,我们又赶往下一个景点。一路上经过当地的村落,路旁仍可见一些土墙茅屋或篱笆抹泥的简陋茅棚,典型的非洲原始风格,很古朴。走了约二十多分钟,我们就到了德国东非要塞遗址。如前所述,我是第二次到这个要塞了。但这次效果不一样,因对这里的历史更为了解一些了,所以看得明白点。

  这个要塞是巴加莫约最早的石头楼房之一。为一座建于1856年坚固阿拉伯风格的建筑物。该要塞由波斯ShomviShirazi家族之一AbdallahS.Marhabi(其于1793年创建了巴加莫约城)所建立,后来被阿曼和桑给巴尔的纺治者Majid苏丹所接管,为其加固并增加了房间,为Baluchi要塞军队提供住宿。1890年商人SevaHaji买下这个要塞,并于1894年12月28日捐献给了德国人,前提条件是在里面修一座学校。而德国人却将其作为军队的要塞并对其作了加固。第一次世界大战以,英国人将其作为监狱。坦国独立后,这个要塞又被作为警察局与监狱。根据进门处的介绍,其也是关押奴隶的集中营。

  要塞的大门上卯有很粗的铜钉,与在桑给巴尔石头城里的豪华大门一样,很气派的。进大门以后,里面有个大院,院里有很多房间,可能是要塞军人的宿舍,也可能管犯人的牢房。

  院坝的隔墙上有一个小门,可通向另一个被围墙围住的平坝,也可能是关押奴隶或犯人的地方。可以想象,临时中转的奴隶们关押在这个露天的坝子里,人挤人,大家蹲在地上,其状况是如何的凄惨。这些奴隶从内陆地区如莫洛哥洛等地的家乡被捉,又被押送到巴加莫约,一般要走至少3个月,在长途旅行及残酷虐待后,许多奴隶已不成人样,大部分死在路上。据英国著名探险家戴维?利文斯敦估计,1个奴隶抵达巴加莫约,就有10个奴隶死在路上。哎,可怜的奴隶们。当时,有首歌真实地写照了这些奴隶心情:“我的心在流血;在流血呀,我的心。在家乡的土地上,我们劳作,我们欢唱。那些残酷的人走来,把我们包围。像捕获动物一样,他们把我们活捉。他们把我们一一捆绑,强迫我们搬运物资。我的心在流血;在流血呀,我的心。他们强迫我们上路,走了一程又一程。不知道他们究竟为什么要捉我们。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要把我们带到哪里。我只感到,这辈子再也没有任何希望。我的心在流血;在流血呀,我的心。我看到从未见过的那漫无边际的海水。海水,海水,一直到天边都是海水。他们把我推到水中,塞进三桅船舱。我的心给撕碎了,我再也无任何希望。”实际上,巴加莫约这个词,在斯语里是Bagamoyo。意为“放下你的心”或“把心留下”,照我看来,也就是死了你的心的意思,多么的绝望,多么的令人心碎。

  从门厅有楼梯可以上楼,楼梯有点陡。在二楼上有几间房间,有私人书房,有公用图书室。屋顶天花板是由许多黑色的圆木平行架起,加上混泥土构成。从二楼窗口俯视出去,可以看到一个平台,从二楼可以进入平台,平台的墙上开有窗洞,可以观察外部情况。也可从平台下去直接进入院坝里。从二楼经过楼梯上三楼,里面是一个与楼屋同面积的大厅。三楼大厅的天花板,是用上好的本板构成,有点像红木。室内向外开的窗户为木制百叶窗门。在三楼有一股难闻的尿骚味,我两次来都闻到的。还是有人在这里不讲文明,随地大小便。三楼的楼顶,为一个露台。二楼平台和三楼顶露台上面的围墙上开有城墙垛。真是一个要塞城堡。

  在通往海边的路上,靠近要塞围墙外面,有三棵树。据说,关押在要塞的奴隶或犯人如果不听话,就会被捆在这三棵树上鞭打,或被吊在树上。

  沿着道路向海边走下去,进入一道大铁栅门,就看到路边立着一男一女土著假人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Karibu”,为斯语“欢迎”意思,实际上这里是一个名叫Badeco的旅馆。在旅馆附近,可看见一个纪念碑,上面写着“这里是德国殖民者绞死反抗其压迫统治的非洲革命者的地方。”后来在天主教堂纪念馆里,了解到了这段历史。原来在德国统治时期,德国统治者干涉沿海地区的贸易,并要求当地人登记土地和财产,并缴纳土地税和财产税。在巴加莫约一些当地人联合来自Pangani的种植园主布希里?萨利姆?阿里哈尔提起来反抗。布希里在离巴加莫约西南约几公里远的Nzole建立的自己的总部。战斗于1888年9月打响,不久战火蔓延到了巴加莫约北部和西部地区。当时,5000居民逃到了天主教堂。1889年初,德国派遣格?维斯曼少校为德军司令官,向起义者发动反攻。在1889年德军攻下了Nzole并迫使布希里出逃。布希里在12月被抓住,并在当月15日在Tanga的Pangani被绞死、而他在巴加莫约的支持者也被绞死在了现在立有纪念碑的这个地方。

  我们再往前走就是海边了。在海边,看到岸上摆着一条破船,应该有很长的历史了,可能是有意放在那里作为景观的。岸上修有一些茅草棚,而海上有许多小鱼船,这里景色还是不错的。我在想,运往桑给巴尔的奴隶市场的奴隶,是不是从这里偷运出去的哟。不过,这里这么长的海岸线,码头也多,究竟是从什么码头将奴隶装运到桑岛的,谁也说不清。只知道是从巴加莫约运到桑岛的。据介绍,仅1839年这一年,就有4万至5万黑人青年从这里运走。奴隶们被贩运到桑给巴尔岛之后,在奴隶市场拍卖,然后被运往阿拉伯半岛、波斯、印度和东南亚等。

  从海边回来以后,沿要塞前的大道往前走不了多远就是一座著名的建筑物,叫德国BOMA,可能就是总督府吧。其建于1897年,为德国殖民统治者中央行政办公楼和总督官邸。其为两层建筑物,正面建有两座塔楼,面向印度洋,距大海200米远。我两次到这里,看到这座楼都在维修,无法进去参观。只好在远距离拍拍照片。在1998年因厄尔洛尼现象造成的雨季中,这座建筑的房顶塌了,并且把阳台也给扯了下来。从此以后,其成了危险建筑,所以现在还在维修。据资料介绍,这栋楼为42米长,33米宽。为砖墙结构,屋顶为铁皮板。内部布置为:一楼有1个会议厅、6间办公室带两间警卫室、1个厨房、6个贮藏间、2间居住室和1个卫生间;2楼有厨房、10个房间、1个大厅、2个厕所。在屋顶下有为水管供水的贮水罐、

  离开德国BOMA,再往前走,就是一条老街。两都是一些古老而破旧的房子,也有断墙残壁,有的还在维修。这可能就是巴加莫约旧城。从房子的结构看,具有阿拉伯和印度风格,特别是漂亮的人工雕刻的木门框。这表明,这个城镇以前的繁华和商人们能够享受的相对奢侈。另外,还可见一些古老的大树,树干奇特,盘根错节。这也构成了一种景观。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巴加莫约(Bagamoyo)考古之旅(二)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