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林看世界

原创空间,内容丰富;舞文弄墨,以文会友;图片游记,杂文感想;时事哲理,生活趣事。

 
 
 

日志

 
 
关于我

华林居士者,重庆合州人也。因慕东坡居士、易安居士和幼安居士等名流之名,故附庸风雅,自号华林居士。曾作文《居士杂谈》以自辩,其云:“在下自号华林居士,并非佛教之信徒也,姑妄沾沾清静无为与文人雅士之气息而已。或曰:尔乃世俗小人,怎敢也以居士自许?其与赵老太爷质问阿Q一样:尔等也配姓赵?在下思之,可借用阿Q名言答之:和尚摸得,吾也摸得。别人能称居士,在下何又不能称居士?” 居士曾杜撰格言云:“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吾辈之流如沧海一粟,实显渺小。吾虽布衣,非杰出之人,然终不可忘记热爱生活、享受人生之权利。”

网易考拉推荐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2009-10-28 03:11:15|  分类: 华林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前对坦桑尼亚的城市和旅游景点介绍得较多,今天这个主题就转向了坦桑尼亚的村镇。当然,在前面有篇“坦桑尼亚印象—公路与小镇”的文章也对小镇有点介绍,但“只是初步印象,还待更深入的观察。”现在,还是以我们项目工地所在地—莫洛哥罗(Morogoro)省达卡瓦(Dakawa)镇(村)为例,对坦桑尼亚的村镇作进一步介绍。因为只有在村镇,才能见到原生态的坦桑人。

坦桑尼亚的行政区划,分为region(相当于我们的省)和district(相当于我们的地区或县)。莫洛哥罗省下面有5个地区,其包括Mvomero地区。达卡瓦就是莫洛哥罗省Mvomero地区治下的一个村镇。Mvomero地区政府大楼距达卡瓦5公里远的地方,去年才新建落成的。可能以后这里会发展成一个镇。今天上我们去Mvomero地区政府,拜访了Commissioner和Executive,其相当于政府中的一、二把手,都是女士。Commissioner告诉我,整个Mvomero地区有30万人口,但面积很大,达卡瓦是其中的一个村镇(village)。达卡瓦实际就是与一个村庄差不多,村镇的居民不足4000人。这个地方比较偏僻,在网上,除了地图上有名外,根本没有这个小村镇的介绍资料。不要说中文网站了,就是搜遍了英文网站也没有相关资料。

达卡瓦镇位于从莫洛哥罗市到首都多多马的公路旁,距莫洛哥罗市40多公里,距达累斯萨拉姆225公里。从公路进去,就一两条土路街道,街道旁的房屋比国内的村差远了,就是一个边远山区似的农村。房子有茅屋的,也有铁皮瓦棱板做屋顶的,墙大多是土墙。这就是一般居民的房屋了。有的房屋很破旧,四周通风,好在这里是热带,没有冬天的严寒。这里好一点的房子就是客栈了,我们住的客栈应该在当地是最好的。另外比较好房子,就是新建的警察局办公室。当然,我也看到,现在正在新建的房子也有用砖墙的了。这里的房屋建筑,确实很古老原始,只有茅屋后的移动通讯机站铁架塔,还给这个落后的非洲村镇带来了一点现代社会气息。

说起我们住的客栈,房主是当地马赛人。这个小客栈的过道很窄,仅能容下一个人过。而房间的床,就更奇特了。本来房间就窄,但房间的床却很宽,足足有2米多宽,几乎占据了整个房间的面积。房间里除了床,没有其它空间了。不知房主是怎样想的,一个房客怎么会需要这么宽的床,而不需要其他的房间空间。看来,进了房间也就只能睡觉。要想其他活动,也只能在床上进行了。比如,本居士写这篇文章,就在将本本放在床上写的。写到这里,马上照张相片为证。

  这个镇里(或村里)树木还是比较多,也比较宁静。但鸟叫声要除外,如果鸟语不算噪声的话,这里也可算宁静。我们住的小客栈周围有一些高大的芒果树或其它树木,上面布满了鸟窝,估计有数百只,乃至上千只的鸟。鸟很大,有点像灰鹤。有树有鸟,到是人与自然的和谐。但这些鸟,成天都在不停的叫,白天也叫,晚上也叫,不知它们什么时候休息。它们不休息到没有什么,可我们却在晚上被鸟语吵的睡不着觉。

我们项目施工队现有15人住这里,租了两个小客栈。为自己做饭,就在客栈后院里搭了一个偏棚作为厨房。用汽罐灶和电饭煲做饭。工程队里,老李当厨师,另请了一个黑人妇女当帮手。在这里买菜是最有意思的,有时我也跟老李到菜市场看看。菜市场是用茅草搭的棚架,有点棚架很矮,高一点的人只能弯着腰进去。卖菜的几乎都不懂英语,全用斯瓦希里语交流,好在我们这个厨师老李也不会英语。他与卖菜的讨价还价时,全部用手势和笔写阿拉伯数字,居然每天买菜买得上好的。菜市场除了牛羊肉和米以及土豆是用天坪来称之外,其他蔬菜都是按堆或个数来作为计量单位的。天坪称只有法码,没有刻度。所以没有克或两的单位,只有公斤的单位。鸡是卖个数,连猪也是卖整头才卖,可见这里的人多么的不灵活,或多原始。这里卖菜的人们,看到我们中国人,很热情和新鲜,总喜欢给我们打招呼。我也教他们几句汉语,如“早上好”、“下午好”、“蔬菜”、“番茄”等。也许半年后,老李就可能直接用汉语与他们讨价还价了,呵呵。

早上起来,没事在村镇里转转。看这里有很多的小食店,其实就是很简陋的屋子里,放几张桌椅,旁边一个木炭灶,准备食品。也有在露天准备小食的。比较普遍的就是印度薄饼(Chapati)。其做法是将麦面粉加适量水和少许盐,搅拌揉匀,做成中等大的面球,将面球按平,用擀面杖擀平成一块小圆形,在平底锅中,放少许蔬菜油或橄榄油,两面煎熟烙透即成。另一种小吃名叫Vitumbua,是一种米面做的烙饼,将平底锅面特制成许多圆凹,将米面糊舀到圆凹里,就烙成与圆凹一样大的Vitumbua了。这里的人喜欢用Chapati和Vitumbua当早餐。

在我们住的小客栈旁有一家非洲土著特色的“咖啡馆”。这个所谓的“咖啡馆”就是一座茅草棚,里外放几张长条凳,一个木炭炉上加一个烧咖啡的水壶。生意还,不停有人到这里来喝咖啡。不过,这里的咖啡倒是原汁原味的非洲咖啡。店中的小孩,将咖啡豆,放在对窝中,用木舂舂成细细的咖啡粉并过筛。然后,将咖啡粉放中水壶中就熬成了黑黑的咖啡。当地人来到这里,坐在长长条凳上,买上一杯咖啡。这里咖啡很便宜,仅100坦先令1杯,相当于人民币5角钱。他们在阳光下,一办喝咖啡,一边聊天。一坐就是半天,很悠闲的。非洲什么都缺,就是时间最富裕。本居士先还不敢喝,因嫌盛咖啡的容器不干净。后来,想了一个办法,拿自己的玻璃杯向店主人买了一杯来喝。在玻璃杯中,咖啡显得特别的黑。喝一口,品了品,味道还不错。还真是原汁原味、原生态的非洲咖啡。只是熬出的咖啡没有经过过滤,里面余渣很多。这一品尝,就有点上了瘾。此后,只要在达卡瓦,每天都要买上一杯来喝。

达卡瓦村镇是马赛人聚居的地方。马赛人的服装很奇特。上下各裹一块布在身上,有点像和尚的袈裟。服装上花纹和颜色很具有民族性。马赛人不有一个特点,就是随身要带上一根木棍。据说他们随身带木棍是为了打野兽的,后来就演变成一种习俗了。不管在什么场合,在大街上,骑自行车,还是骑摩托,都要把木棍带上。真有点像少林寺的棍僧。除了木棍,他们身上还佩有短刀。手腕上的金属饰物也很漂亮。

这儿的小孩特别的乖,不管是背着书包上学的小学生,还是在沙地上玩要的顽童,还是买花生米的小孩,以及在田野中行走的孩童,都各有特色。这里的小孩喜欢让我们给照相,好象照相也是一种游戏,当在数码相机看到自己的影像时,他们开心极了。多么天真纯朴的孩童呀。当一群小孩聚在一起像时,画面的确很美。

当地村民喜欢坐在自己家茅草房的土墙前,尽情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有的在梳头,有的聚在一起聊天。这些场面,我当然会用变焦将镜头拉近偷拍下来的。用这种方式,路上的行人也会留在我相机中。

这里,CCM的势力很强。CCM就是由第一任总统尼雷尔创建、现在仍在执政的坦桑尼亚革命党。CCM的锄头与铁锤交叉的政党标志随处可见。前天我们住的小客栈旁聚了很多人,许多人穿着绿色的衣服,又唱又跳,又有人在发表演讲,人们又在填什么表的。先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后来才是CCM在进行地方政府选举前的造势。第二天傍晚,我们在小客栈吃晚饭时,突然听到外面人群沸腾的声音,而且多为童声。出门一看,是一群游行队伍,估计有三、四百多人,几乎全是7、8岁至13、14岁的儿童,载歌载舞的。非洲儿童游行发出的童声,天然的动听。可惜,当时没有用相机把这个场面拍摄下来。若拍下来,应该是一幅很好图片。游行队伍在街上来回转了几圈,热闹非凡。后来问哈努拿才知道,原来是CCM在当天赢得了地方政府的选举。游行的儿童是CCM狂热的支持者,他们游行是在嘲笑在选举中失败的对手。

关于达卡瓦村镇的见闻,这次就写这么多,以后收集到更多的素材,再作进一步的补充。

  2009年10月26日星期一于达卡瓦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民风古朴的村镇“达卡瓦”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