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林看世界

原创空间,内容丰富;舞文弄墨,以文会友;图片游记,杂文感想;时事哲理,生活趣事。

 
 
 

日志

 
 
关于我

华林居士者,重庆合州人也。因慕东坡居士、易安居士和幼安居士等名流之名,故附庸风雅,自号华林居士。曾作文《居士杂谈》以自辩,其云:“在下自号华林居士,并非佛教之信徒也,姑妄沾沾清静无为与文人雅士之气息而已。或曰:尔乃世俗小人,怎敢也以居士自许?其与赵老太爷质问阿Q一样:尔等也配姓赵?在下思之,可借用阿Q名言答之:和尚摸得,吾也摸得。别人能称居士,在下何又不能称居士?” 居士曾杜撰格言云:“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吾辈之流如沧海一粟,实显渺小。吾虽布衣,非杰出之人,然终不可忘记热爱生活、享受人生之权利。”

网易考拉推荐

古文新编—滕王阁序  

2010-03-21 14:17:59|  分类: 天下杂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文新编滕王阁序


原著 (唐)王勃    改写 华林居士


洪州地区有悠久的历史,远在汉朝就被设置为豫章郡。现为地区建制,其行政公署所在地设在南昌市。这里具有极为明显的区位和地理优势。从天文上讲,本区域与二十八星宿中翼星、轸星的分野相对应,从地理上看,本地区又与旅游名胜衡山和庐山相连接。其幅员辽阔,气势非凡:怀抱三江,足踏五湖,雄视两湘、遥通江淅。本区物产丰富,极具精华,天生珍宝。据文史资料记载,晋朝大文人张华先生曾在此地发掘出龙泉、太阿两支宝剑,它们一遇水就化为双龙,其龙光剑气直冲上天的牛星和斗星之间。洪州人物杰出,地有灵气。这里可以陈蕃礼待徐孺子的故事为证。据《后汉书·徐稚传》记载,东汉知名人士陈蕃在豫章郡任行政长官时,不爱接待宾客,只有当隐居在南昌名士徐孺子来访时,才设一睡榻相待,徐孺子去后又悬置起来。洪州市政建设规模雄伟,大城小镇星罗棋布;人才工程成绩突出,优秀干部层出不穷。


今日聚会处的亭台与城池正好位于中原地区与南方地区的相交之处;而赴宴的宾客与设宴的宾客都东南一带的社会名流与精英人士。军分区司令员阎公老前辈德高望众,如雷贯耳,亲临主持,气度非凡,警车开道,仪仗威严;广东省新州地区的宇文专员风范美好,让人敬仰,驾车到访,风尘仆仆。


大家知道,我们唐朝的政府机关与事业单位,实行旬末日休息制,即10天工作9天,最后1天不办公,放假休息。今天正好是旬末休息日,故而到此来参加宴会的人特别多,像天上云彩一样聚集在一起;这里也有幸迎来千里之外的嘉宾,宴会桌前座满了高贵的朋友,好不热闹。在座的各位,都是身怀绝技的人。你们看,这里有文学宗师孟教授,文笔流畅,龙飞凤舞,绚丽多姿,神采飞扬;还有军事专家王将军,谋略深广,核弹航母,星球大战,无所不晓。


这里,小弟也来个自我介绍。本人免贵姓王名勃,字子安,山西省河津县人士。小弟不才,喜欢旅游与玩耍,有时也会惹祸。照你们的话来讲,属于愤青之列。我老爸还因为我前不久的一次过失而受到牵连,被贬到了偏远的交趾县当县长。哎,现在想来,还真有点对不起我老爸。这次,小弟特地真赶去那里看望老爸,好向他老人家赔罪。途中正好路过洪州这个名胜之地,小弟年幼无知,今天居然也碰到了这么如此盛大的宴会,真是三生有幸呀。


现为农历九月,正是金秋时节。秋高气爽,天气晴朗,地面的积水也已退尽。潭中的水也已变凉,但却清澈见底。有时,原野上烟光凝聚,云雾缭绕;而在傍晚时分,却现苍山如海、残阳如血的景象。此时,正是旅游的好时光。几家好友相约,准备好行李,开着私家车上路。远可到张家界、九寨沟等名山大川去观赏风景。近一点的,可到滕王阁创始人李元婴先生当年建阁的沙洲,或拜访其旧日的公馆。那里的楼台层层相叠,似高耸的青山,直插云霄;站在高楼上,往外观,阁檐飞架,色彩流动;朝下视,眼花目眩,不见地面。那栖着白鹤的河洲,站着野鸭的沙滩,一派自然生态的景象,就是到岛屿上去所能看见的,也不过如此了。再回过来看亭台馆榭,桂木原料的殿堂,木兰材质的楼馆,高低起伏,有山峦叠嶂之气势。


在楼阁内,推开精雕细刻的门窗,从装饰华丽的屋脊府看出去,外面广阔的山岳平原,一览无遗,尽收眼底;而那弯曲迂回的河流湖泽,玄妙非凡,惊人眼球。那遍地的宅院,住的都是鸣钟列鼎而食的豪华富贵的人家;那泊满港口的船只,在舵尾处都装饰着青雀黄龙。当乌云散去、雨过天晴之时,唯见彩虹横贯,天空明朗。傍晚的天边,飘动着彩霞,与飞翔的孤鸟齐舞;秋天的湖水,清亮碧绿,与蓝蓝的长空同一颜色。傍晚的湖上,鱼舟归来,传出悠扬的歌声,飘到了鄱阳湖的彼岸;秋凉的天空,群雁南归,发出惊叫的鸣声,传到了回雁峰的水边。


放眼遥望,景色宜人,胸襟始畅,兴致高昂,神采飞杨。萧管奏乐,清风阵阵;轻歌柔漫,行云留步。这里有西汉梁王的睢园,若在园内绿竹林中设宴豪饮,在气势上可胜过当年彭泽县以酒文化着称的陶渊明县长。陶县长可是隐世高人,他老家的诗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具有极高的思想境界。临漳县的荷花池之美景,引得建安诗人曹子建做诗云:秋兰被长坂,朱华冒绿池。”而临川县也不乏文化名人轶事。刘宋时期的谢灵运,文笔才华,绝冠江南。在做临川县府办公室主任期间,好为山泽之游,穷幽极险,写下了不少著名的山水诗。


今天的聚会,良辰、美景、赏心、乐事等好事俱全,更难得有如此好客的主人和尽兴的嘉宾。真是千古盛事呀,让小弟好感动,越写越激动。


极目长天,遥望原野,畅怀郊游,享受假日。天高地远,无穷无尽,让人感到宇宙的之广大;兴尽悲来,盈满虚亏,让人认识到命运之定数。读世说夙惠,效晋明帝而西望长安,然举目见日,不见长安。看新语排调,访陆士龙之云间,而得见苏州,时称吴会。探索大地尽头,唯识南海最深;昆仑虽高如天柱,然北极星却远在天边。关山重重,难以翻越,穷途迷路之人,有谁能怜?萍水相逢,人虽众多,全是异地外乡之客,难比故里。怀念首都而不得被召见,象汉代贾谊被重新起用、复召回长安宣室殿面见汉文帝的事何年才有?


哎!天命时运不济,人生旅途坎坷。汉代的冯唐很有才华吧,却老得快。汉武帝刚上台时,求贤若渴,有人推举具有总理之才的冯唐,但此时他老人家已经九十几见岁了,大大超过了国家机关干部的任职年龄限制,当不成官了。真是,时光消磨人才呀。汉武帝时名将李广,多次与匈奴作战,让敌闻风丧胆,号称飞将军。然而,他老人家虽血战沙场,军功卓著,打了一辈子的仗,却始终没有被封候晋爵。贾谊被贬为长沙王太傅,当时就没有明君圣主吗?要知道,当时的汉文帝可是圣明的国君呀。东汉朝那个写“五噫歌”的才子梁鸿,因得罪章帝而逃窜到山东、江苏等隐居避祸,你就能说当时就是黑暗政治吗?其实,章帝统治时期,国家政治还是很开明的。


所以,君子应安于贫贱,见机而作,而达人则应知天命,蓄势而发。学汉朝的马援,年老则更增豪壮,岂能因头发白了而改当初的雄心?效魏晋之嵇康,贫困则愈加坚定,不能丢掉当初的青云之志向。普朝人吴隐之,为官清廉,时任广州市长,在欣了石门贪泉水之后,更觉神志清爽。他对周围的人解释道:身正不怕影子斜,若让古之圣贤伯夷与叔来饮此贪泉之水,终不改廉洁之心。庄子曾赞扬过鲋鱼的处事哲学,说其处在干涸的车辙内,心情却依然欢乐。去北海的路途虽然遥远,驾车乘机顺风而行,要不了多久也能到达;早晨的时光虽已逝去,傍晚来拚抢也为时未晚。东汉的孟尝,品德高尚,廉洁奉公,虽屡次被举荐,但终得不到汉桓帝的重用,只得空留下报国的热情。晋代名士阮籍,行为狂放,常独自驾车而游,不择道路,开到无路可走,便痛哭而返。他这种荒诞的行为能学吗?


鄙人年纪尚轻,身份低微,只是一个读书人。虽然年已二十,到了汉朝人终军那样建功立业的年龄了,但没有终军那样的机遇和门路,向国家元首请求赐予上方宝剑,按受党国的重要任务。只有怀抱汉代班超投笔从戎的决心,仰慕刘宋朝宗悫愿乘长风破万里浪”的豪情。小弟舍弃了一生的富贵前程,不远万里去朝夕侍奉老父。东晋谢安问谢家子侄如何才能成长为栋梁之材,诸子无言以对,只有谢玄答道:“这好比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庭阶就行了。”谢玄长大后,指挥著名的肥水之战,打败了前秦符坚的百万大军。鄙人虽然不是谢家宝树般的子弟,却能有幸结交孟母芳邻般的在座诸君小弟不久将到父亲身边,拟象孔鲤与其父孔子的庭对那样,接受家训,学诗而立,学礼而立。今天小弟拱手请谒,拜见阎公老前辈,好似后汉人受到名士李膺接见而有托身于龙门的喜悦。见不到伯乐杨得意,只好手抚司马相如的《大人赋》,而自叹怀才不遇。既然视诸君如钟子期般的知音,小弟学伯牙奏《高山流水》乐曲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啊!名胜之地非时常能见,盛大宴会也难以再逢。东晋王羲之与群贤在兰亭的宴集已为历史陈迹,西晋石崇的梓泽名园也成了废墟。临别赠言,承蒙阎公老前辈的盛情款待;登高做诗,只有借重在座诸公。小弟冒昧,尽情抒怀,恭敬作笔,写成短序。大家按规定韵字做诗,鄙人一首四韵诗也同时做成。请诸位挥洒潘岳那滔滔江流般的文采,各自倾泻陆机那浩浩大海般的才华吧。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