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林看世界

原创空间,内容丰富;舞文弄墨,以文会友;图片游记,杂文感想;时事哲理,生活趣事。

 
 
 

日志

 
 
关于我

华林居士者,重庆合州人也。因慕东坡居士、易安居士和幼安居士等名流之名,故附庸风雅,自号华林居士。曾作文《居士杂谈》以自辩,其云:“在下自号华林居士,并非佛教之信徒也,姑妄沾沾清静无为与文人雅士之气息而已。或曰:尔乃世俗小人,怎敢也以居士自许?其与赵老太爷质问阿Q一样:尔等也配姓赵?在下思之,可借用阿Q名言答之:和尚摸得,吾也摸得。别人能称居士,在下何又不能称居士?” 居士曾杜撰格言云:“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吾辈之流如沧海一粟,实显渺小。吾虽布衣,非杰出之人,然终不可忘记热爱生活、享受人生之权利。”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古文新编—徐稚吊友与陈蕃设榻  

2010-03-23 22:49: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文新编—徐稚吊友与陈蕃设榻

  原著 刘义庆 改写 华林居士

  华林居士案:唐人王勃之《滕王阁序》千古传颂,其中引用典故甚多,“徐孺下陈蕃之榻”即为其一。在此,本居士以刘宋朝人刘义庆之《世说新语》为基础,将此典故细细道来:

  陈蕃者,字仲举,汝南平兴人也。其人品行端正,德高望重,文为世范,行为士则。有室,荒芜不扫除。父友同郡薛勤来候之,谓蕃曰:“孺子何不扫洒也待宾客。”蕃答道:“大丈夫当为国家扫天下。”故后人云:“陈仲举登车揽辔,有澄清天下之志。”汉恒帝时,蕃为尚书,以忠正不从贵戚,官位不保。永寿年间,迁豫章太守。

  时豫章有一隐士高人,名曰徐稚,远近闻名。徐稚者,字孺子,豫章南昌人也。其人清妙高跱,超世绝俗。家贫常自耕稼,恭俭义让,所居服其德。稚少时,游学国中,江夏黄琼教授于家,故稚从之谘访大义。琼后仕进,位至三司,稚绝不复交。而时任太尉之黄琼累辟稚为官,稚辞不就。但及黄琼卒,稚万里赴吊。赴吊时,豫炙鸡一只,以绵渍酒中,(所以如此者,是要用自家酒,而不用别处之酒,以示虔诚。绵渍者,盖路远难以器皿盛故也。)?干以裹鸡,径到黄琼冢隧外,哭于坟前。并以水渍绵,斗米饭,白茅为藉,以鸡置前。酹酒毕,留谒即去,不见丧主。黄琼之孙子琰故五官郎将,以长孙制杖,闻有哭者,不知其谁,亦于倚庐哀泣而已。稚无有谒刺,事毕便去。子琰大怪其故,遣琼门生茅季玮追请,辞谢,终不肯还。稚平生笃于风义,其所赴吊不独黄琼,凡故旧死丧,莫不奔赴。郭林宗有母忧,稚往吊之,置生刍一束于庐前而去。稚也曾在友人冀州刺史姚元起坟前大哭。时九江何子翼嘲之曰:“南州孺子,吊生哭死。前慰林宗,后伤元起。”

  陈蕃赴豫章太守任,至,便问徐稚所在,欲先看之。主簿白:“群吏之意,欲请府君先入太守府。”陈曰:“昔周武王之礼待商容,在车上跪拜于其门,睡席不停供暖。吾之礼贤,又有何不可!”商容者,殷之贤人,道家老子李耳之师也。

  陈蕃在豫章,不接宾客,仅徐稚例外,每次来访,盛情款待。其特为稚独设一榻,去则悬之,见礼如此。稚召之则到,馈之则食,但不服事,以成其节。蕃以礼请为功曹,稚为之起,既谒而退。蕃馈之粟,受而分诸邻里。

  赞曰:徐稚赴吊哭挚友,陈蕃设榻礼贤士;

  世说新语道佳话,滕王阁序把名传。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