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林看世界

原创空间,内容丰富;舞文弄墨,以文会友;图片游记,杂文感想;时事哲理,生活趣事。

 
 
 

日志

 
 
关于我

华林居士者,重庆合州人也。因慕东坡居士、易安居士和幼安居士等名流之名,故附庸风雅,自号华林居士。曾作文《居士杂谈》以自辩,其云:“在下自号华林居士,并非佛教之信徒也,姑妄沾沾清静无为与文人雅士之气息而已。或曰:尔乃世俗小人,怎敢也以居士自许?其与赵老太爷质问阿Q一样:尔等也配姓赵?在下思之,可借用阿Q名言答之:和尚摸得,吾也摸得。别人能称居士,在下何又不能称居士?” 居士曾杜撰格言云:“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吾辈之流如沧海一粟,实显渺小。吾虽布衣,非杰出之人,然终不可忘记热爱生活、享受人生之权利。”

网易考拉推荐

读一遍《红楼梦》原著胜于看百篇红学滥文  

2010-04-13 00:28:45|  分类: 文学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代人对待文学作品,有一种惰性。就是不爱读原著,而爱看评论、简介什么的,以为这样就会又不费力气、又能把作品理解了。殊不知,文学评论只对原作品加了一点佐料而已,如果光吃佐料,就不可能品尝到作品的原汁原味了。而且,相当部分的评论是评论者咀嚼后的残汤剩饭,更失去了作品的原有美味,甚至有的还是评论者吃后从胃里倒出来的秽物,看后令人作呕。

《红楼梦》是我们最伟大的一部文学作品,自从其诞生以来,让人百读不厌,读的遍数越多,从中找到的美感越大。可以说,《红楼梦》是一部宜于精读、细读的书。但在当今社会,浮燥之风盛行,很多人对《红楼梦》是慕名而来,但又不肯下功夫去读原著,倒是喜欢看红学评论、听《百家讲坛》评红楼,以为这样就理解到了红楼的真谛了。写到这里,到要申明一下,本居士并不是说就不该评红楼了。其实,本居士也是喜欢看红学评论的。只是说,看评论,听讲座,不能脱离原著,只有原著才最能代表作品的本意的。

现在,世面上流行所谓的“红学大家”,很多人都爱跟风,对其崇拜得不得了。其实,在本居士看来,他们中的一些人完全是胡扯蛋,是在愚弄80后、90后的“无知少女”们。

其中最离谱的就是刘心武先生的“秦学”和周汝昌老先生的“红楼梦的真故事”,把一部好好的《红楼梦》讲得面目全非。而CCTV又推波助澜,让他们的奇谈怪论在《百家讲坛》上“大放异彩”。特别是“秦学”泛滥,弄得现在的年轻人就只知道《红楼梦》是在讲康熙帝下“九龙夺嫡”而落败之二阿哥遗孤女的故事。刘心武先生的想象力之丰富,观点之雷人,与原著的本意相差十万八千里。所谓“秦学”就是玄学,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误人子弟呀。刘心武先生,要记住《红楼梦》是曹雪芹老先生的《红楼梦》,不是你个人的《红楼梦》,你想如何改就如何改得了的。

周汝昌老先生也是,原本一个好好的“红学”学者,现在自降身份,把自己降到了刘心武一个档次上,也跑到《百家讲坛》上凑热闹。弄得来好像你“还原”的红楼梦真相,比原著写的还真实,比原著还高明。其实,你这样做,有背于原作者雪芹先生的本意,雪芹先生在书的开头就讲将“甑士(真事)隐去,贾雨村(假语称)言”。雪芹先生这样做是有其用意的,也就是“此书纯属虚构,不得对号入座”。而你偏不信邪,要去还原一个所谓的真面目。 “红楼梦”里面藏了什么,只有作者自己知道。而你偏偏要去找,结果找错地方,挖出一堆让雪芹先生看了哭笑不得的故事来,把原著都弄得面目全非了。而且,最可悲的是,你还要向世人表明说,你挖出的这堆故事就代表了原著的真谛,是《红楼梦》的真故事。你这样做有点不负责任,实际上是毁了你治学严谨的一世清名。哎呀,本居士为你老先生可惜,感到你老人家有点“晚节不保”了。

其实,《红楼梦》就是《红楼梦》,不要去续,不要去“真故事”。高鹗续《红楼梦》应该是续书中最好的,但还是遭人诟病。当然,由于原书作者写书后自身遭遇的种种原因,《红楼梦》一书中确实有许多不完整的地方,有许多缺失,读者读后也许会有点不尽兴。但,这更能给予读者遐想的空间,更增加了该书的魅力。如果把什么都讲透了,就没有什么可玩味的了。就像世界著名雕塑“米洛的维纳斯”一样,虽然缺了一只手臂,却展现了断臂的残缺美。现在谁也没能将另一只手臂还原上,这样反而更有其独特的魅力。要知道,这尊断臂雕塑是所有维纳斯雕塑中最美的。所以,断臂维纳斯就是断臂维纳斯,不需要人们去将其接上另一手臂。同理,美国作家玛格丽特·米切尔写的《飘》在全球红遍近一个世纪,原书也是给人留下了一个女主人公明天如何的悬念,让人遐想无穷。后来,有作家续了一部书叫《斯佳丽》,也只是昙花一现,还是没有原著的神韵。所以,要想欣赏一部作品,最好的办法是读原著。

现在《红楼梦》的评论文章,多如牛毛。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的,让人不知《红楼梦》真正写的是什么了。

而《红楼梦》评论又形成了一个学术领域,叫《红学》。《红学》这个领域里,门派林立,五花八门,光叫得上号的就有四个派别,包括:(一)评说派,诸如周春、徐凤仪和陈毓罴之类;(二)索隐派,诸如王梦阮和蔡元培等;(三)考证派,以胡适、俞平伯和周汝昌等为主;(四)文学思想派。而这些派别之间,学者之间,观点相佐,争论不休。例如,刘梦溪在《红楼梦与百年中国》中就记载了历史上发生在红学领域中的十七次大论战。这些学者争得面红耳赤、你死我活的,有的还引出了政治迫害。如今,当年的红学泰斗大多已经作古。现只剩下周汝昌老先生一人了。好像他老先生就可以“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进而“废除百家,独尊周学”了。还有一个刘心武先生,你俩人倒好,弄在一起,一个“秦学”,一个“真故事”,把好好的一部名著《红楼梦》都弄变型了,搞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周、刘二先生,本居士上面讲这么多你们的不是,请不要生气。本居士一直是尊敬你们的,周老以往对红学研究的贡献,刘先生以前写“班主任”对新时期文学的贡献,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只是,本居士对你们现在红学研究上的做派有点看不惯,太离谱,太张扬了。以住红学研究者这么多,谁你们现在这样编故事,这么张狂呢?看看人家张爱玲,巾帼不让须眉,她在1960至1970年代,一个人躲在美国,认真研读原著,比较各种版本,不声不响地写出了《红楼梦魇》。其水平之高,连你周老先生都佩服得五体投地,称“只有张爱玲才堪称曹雪芹知己。”“我自惭枉作了‘红学家’”。她张扬过没有?你周老先生以前的治学态度确实让人敬佩。现在呢?本居士也不好说什么了。

其实,所有红学评论中,最能接近原著精神的是《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中的批语,因为批语的作者都是与原著作者关系相近、或同时代、或时代相隔不远的人,对作者的意图最了解。但是,就是这样最权威、最可信的评语,历朝历代出版《红楼梦》时,都会删除,让干净本面世。为什么呢?因为评语还是评语,不是原著。出版干净本,就是为了让读者老老实实读原著。另外,全本《红楼梦》中的高鹗续书部分,还是有一定艺术价值的,例如“黛玉之死”与“宝玉哭林”的情节,还是能让人伤心断肠而流传千古的。其实,80回脂本和120回程高本都能代表原著,看各人的喜好了。

现在本居士还想举个宗教的例子。基督教分为许多教派,如天主教和新教。本居士1989年在澳大利亚时,也偶去去教堂。当时,本居士倒很欣赏新教中的浸礼会,因为这个教派强调读《圣经》原著。因为只阅读《圣经》原著,才能更好理解上帝的意图,才能跟上帝进行心与心的交流。而其他的宗教仪式倒不一定很重要了。其实,文学作品也一样,只有阅读原著,才能跟作者进行心与心的交流,才能理解作品的真谛。

所以呀,当代的文学青年们,如果想品尝《红楼梦》,最好的办法就是读原著。不要被现在所谓的“红学大家”的胡诌所蒙骗,所误导,以为他们咀嚼后的残汤剩饭是就红楼梦的美味。实际上,他们给出的东西,是农药残留物超标的食品。红楼美食应在《红楼梦》原著中,也就是在大观园的原始盛宴中。你们有精力看一百篇红学滥文或听一百次红学讲座,还不如静下心来,把《红楼梦》原著好好读一遍。书中自有颜如玉,原著风味天然美。照现在时髦的话来讲,原著就是“绿色食品”,是原生态的,没有污染的。

最后,作小诗二首,作为本文的总结。

其一

秦学胡诌吹上天,

周老又把故事编;

相距原著十万里,

观点雷人惊神仙。

其二

红学滥文看百篇,

不如原著读一天;

书中自有颜如玉,

百家讲坛靠一边。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