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林看世界

原创空间,内容丰富;舞文弄墨,以文会友;图片游记,杂文感想;时事哲理,生活趣事。

 
 
 

日志

 
 
关于我

华林居士者,重庆合州人也。因慕东坡居士、易安居士和幼安居士等名流之名,故附庸风雅,自号华林居士。曾作文《居士杂谈》以自辩,其云:“在下自号华林居士,并非佛教之信徒也,姑妄沾沾清静无为与文人雅士之气息而已。或曰:尔乃世俗小人,怎敢也以居士自许?其与赵老太爷质问阿Q一样:尔等也配姓赵?在下思之,可借用阿Q名言答之:和尚摸得,吾也摸得。别人能称居士,在下何又不能称居士?” 居士曾杜撰格言云:“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吾辈之流如沧海一粟,实显渺小。吾虽布衣,非杰出之人,然终不可忘记热爱生活、享受人生之权利。”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母亲  

2010-05-09 07:34:51|  分类: 居士感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天就是母亲节了。这个母亲节很殊,总想写点什么,这是因为:第一,我在坦桑已经近一年了,久未回老家见老父老母:第二,近来母亲身体欠佳,春节前不小心摔伤了身子,七十几岁的人了,一跤下去还真把身子骨摔坏了,脑部也受伤,行走离不得人了。因此,此时此刻,我这个做儿子的,今晚还必须写点什么,尽管明天要早起出差。

我的母亲,作为她们那个年代的普通人一员,有平凡又不平凡的经历。共和国成立前,她出生于一个地主家庭,而且家中就她一个独生女。应该是从小就被家庭娇生惯养的吧。在家中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但好景不长、共和国成立后,恰遇外公变卖了在城里的店产与房产回到乡下。虽然,外公在外见跑过单帮,见多识广,思想进步,先还是农会积极分子,但因家中有十几亩地,还是被评为了地主。当时至到文革,被评为地主成份可不好受了。其人身待遇可以想象而知了、

我母亲从小读书很聪明,在小学就连跳了几级。在中学时,因为能歌善舞,加上人又长的漂亮,中学还没有毕业,就在合川县钱塘完小当了音乐老师。从此,她就当了一辈子的小学音乐老师。上世纪五十年代,她当老师时,年仅14岁,在合川县,应该是年龄最小的老师,当时她教的许多学生都比她大。她学校的里,在钱塘区,是有名的向小妹。

我母亲年轻时确实很漂亮,五官端正,身材好,又爱穿在当时是很时尚的衣服,加上能歌善舞,虽然文化少了点,还是把当时的才子—我的老爸迷住了。我老妈年轻时的样样子,我是从老照片中看到的,因为她当时喜欢照相,呵呵,长长得漂亮的女人就喜欢照相。当时,不知他们如何谈的恋爱,可能是在排话剧《李双双》时,我老妈主演李双双,而我老爸又演了个什么反面角色而开始建立起友情的吧。老人家的爱情故事,谁知道呢?总之,他们以后就结婚生子,就有了我们。我老爸年轻也是一个大帅哥,这点也可从老照片中看到。父母这些优点好像也遗传给了下一代或再下一代,为此本居士也有点自恋,呵呵,虽然把我的眼睛生小了点。但我为女儿的长像感到自豪。

我母亲的一生也不容易,共和国所经离的所有灾难,她都经受了。加上成份不好,所承受的思想压力更大。在那个年代出生不好这个包袱不好背呀。所以,她肯定过得很不容易的。不知,当时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1960年自然灾害是如何过来的。只听她说在大自然灾害期间,一个仅17斤粮食,而且部分还是地里的红苕,需自己去挖。当时,她已生下了姐姐和我,又要上课,又要带孩子,口粮又不够。真不知她这个地主家庭长大的大小姐是如何过来的。当时,她太年轻,思想又很单纯,付出的艰辛就更多了。

当老爸川医毕业被分配到外地,后又调回合川县人民医院时,为照顾夫妻关系,老妈从钱塘调到了合川,但由于人际关系不熟,只能从公办教师的身份进入民办校,工资待遇差了很多。老妈为此也饱受委曲。

至于她在文革期间的经历,我们年龄稍大一点,开始情事了,也有所了解。记得刚读小学时,母亲常送我上学,尽她也忙于上班。一次母亲带我们下乡走亲戚,我不小心掉进了冬水田里,全身湿透了,当时天还很冷,母亲硬是用毛衣包着我,抱我走了二十几里路赶回家。我们当时住在医院家属院,住的平房,外面有个坝子,我们晚上就安个竹凉床在坝子歇凉,母亲下班回来后,常常给给我们唱歌,让我们在歌声中渡过了童年。可惜,我与姐都没有遗传母亲唱歌的嗓音。

文革开始后,母亲是狂热的造反派参与者。她是造反派宣传队的台柱,教人跳忠字舞。由于她的女高音,她在游行队伍中就担任了引领喊口号角色,在当时的合川是出了名的。当时,造反派分为两派,合川县有革大和红大,我老妈与老爸是革大的。红大采用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率领农民扛着钢钎进城,用武力手段,把在县城里点优势的革大走出了合川,逼得我父母都跑到了成都,当起了难民。父母逃生后,家中就丢下姐与我两个小孩子,过了一段没有父母的艰苦日子,后来我们两个小孩也设法跑到了成都,找到了父母,当时我仅十岁。

从成都返回后,母亲还是在革大总部工作,担任刻油印钢板的工作,常常在家中也刻,十分投入。记得有次老爸煮好饭后,叫她洗下碗准备吃饭了,她当时刻钢板忙昏了头,居然把碗放在一盆洗过手的脏水中去洗。文革后期,母亲因派性不同,属于被打压的一类,在学校里被下放到了五七工厂。结果在五七工厂里把缝纫学好了。她裁剪的衣服还算时尚,当时很多人都找她帮忙做衣服。

文革后,她又返回到了音乐教师岗位上。她公办教师身份的政策也落实了,先后在合川县杨柳街和久长街小学教音乐。当时,她的教学水平还可以,被人好评。她积极组织学校的文娱节目,还常常写歌词作曲,也有在四川音乐杂志上发表的。母亲在教师岗位上,兢兢业业,勤奋工作,一直干到退休。

母亲退休后也闲不住,常常与其他退休老师一起跳老年迪斯科,直到年龄大了,跳不动了为止。后来,就转向参加老年人的麻将活动。总之,生活还是很有内容的。

老妈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热心助人。特别喜欢给人当红娘,经她介绍促成的婚姻就有很多对。她对别人家的事很关心,我每次回家,她与我扯家常,谈自己家里的事,而是谈别人的事多,东家长,西家短的。我听到都烦,呵呵。还有一点,不知是优点,还是缺点,上街遇到熟人总是爱摆龙门阵,化的时间很长,一站就是一个坑。长时间与人聊天,虽然能了解很多信息,但也很浪费时间。但这一点也说明她在合川这个圈子里还是很有人缘的。

我从1976年上山下乡开始,基本上就离开发贫父母。记得,下乡第一天,父母送我到乡下,当他们乘客车要离开时,我眼中的泪水自觉不自觉地就滚了下来。真是母子情深,父子情深。

自我与姐离开家上山下乡、考上大学、分配工作、结婚生子后,基本上都没有在父母身边了。父母后半生里,身边子女不在,又要克服两人的性格差异。经过多年风雨,一路相濡以沫,相依为命,走到了今天,确实不容易。

在我快写完此文时,时光已到了5月9号,正是母亲节了。在这母亲节时,我作为儿子,就写了点对母亲的回忆,以献给正在生病的母亲。在此,祝她母亲节快乐,并祈祷上帝保佑我母亲早日康复,过上幸福的晚年。                                2010-5-9 零辰 于坦桑尼亚

  评论这张
 
阅读(4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