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林看世界

原创空间,内容丰富;舞文弄墨,以文会友;图片游记,杂文感想;时事哲理,生活趣事。

 
 
 

日志

 
 
关于我

华林居士者,重庆合州人也。因慕东坡居士、易安居士和幼安居士等名流之名,故附庸风雅,自号华林居士。曾作文《居士杂谈》以自辩,其云:“在下自号华林居士,并非佛教之信徒也,姑妄沾沾清静无为与文人雅士之气息而已。或曰:尔乃世俗小人,怎敢也以居士自许?其与赵老太爷质问阿Q一样:尔等也配姓赵?在下思之,可借用阿Q名言答之:和尚摸得,吾也摸得。别人能称居士,在下何又不能称居士?” 居士曾杜撰格言云:“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吾辈之流如沧海一粟,实显渺小。吾虽布衣,非杰出之人,然终不可忘记热爱生活、享受人生之权利。”

网易考拉推荐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2011-06-08 05:48:27|  分类: 华林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端午前两天,剑麻农场的老总管善远打电话约我们到他们农场去聚一聚。我想这个主意不错,当时就答应了。也是的,自2010年1月去过他们那里后,现在算来已有1年时间了。不知有什么变化没有。上次去的经历,已在本居士游记《坦桑尼亚见闻:访剑麻农场遇二十人环抱的大树》有记载,当然,文中使人印象深刻的,还是那株大树。

   6月6日端午节那天,吃过早饭,约莫早上9时,我们就开始上路了。我们农业示范中心的兄弟们一行四人,再加上一个黑人司机,乘一辆丰田皮卡车开出中心大门,一路经达卡瓦镇,向目的地开去。朝多多马方向开了约10公里,就向左转,又朝基萨方向开去。上次来时,朝基萨方向的路还是一条很窄的土路。现在,正在修一条较宽的柏油路,是由我国中土公司承建的。

我们开过了姆索韦罗,就到了上次游记中提到的大树了。他们三人第一次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大树。于是停下车,将这棵大树好好围观了一下。上次说过,这株树的树干要20人环抱,可能有点夸张。这次就实测了一下,4个人伸开手臂,连在一块,才围住树的一方。如果算上另外三方,估计也要16人才能围住。这说明,20人环抱大树的说法也不是十分夸张。抬眼向上望去,树上还另有天地,枝丫上还长有仙人树,另一大枝干上生有一马蜂窝。

因是一年前来过一次,过了大树,再到了姆武米,就不知他们农场的具体位置了,只好给管总打电话。于是,他们的会计就开车出来,将我们带到了他们农场的住地。他们农场住地在姆武米--鲁代瓦公路中间的一条岔道进去不远的地方。

我们到达后,管总就出来热情接待我们。他们另外两个正忙于在厨房准备中午饭。当然,我们到这里,也不空手来,也随车给他带了一些我们种的南瓜、冬瓜、豇豆和苦瓜等蔬菜。

我们在农场住地休息了一会儿。管总就带我们去参观他们的剑麻加工厂。关于剑麻的种植与采收情况,本居士已在《坦桑尼亚见闻:访剑麻农场遇二十人环抱的大树》里作了祥细的介绍,这里就不多叙。只讲讲参观剑麻加工厂的所见所闻。在经过一片剑麻地后,我们来到了加工厂。进了大门,看到厂房是的房顶与墙都是由红色铁皮瓦棱板做成的。有六、七辆装满剑麻叶原料的卡车停在空地里。

上次来时,虽然看了剑麻加工的全过程,但对其加工序还不十分清楚 。这次,就向管总好好咨询了一下。原来剑麻加工就几道工序:叶片原料-刮麻-晒干-抛光-分级-打包。

讲起来,就这几道简单的工序,但实际远远要比这个要复杂。在现场我们看到,卡车停在加工车间进料入口处,工人将车上的原料叶片放到由无数个滚筒组成传输带上,原料叶片输至刮皮机器,进行刮皮处理。经刮皮处理后,湿漉漉的麻条就挂在传输钢缆上输出,两旁有工人在进行整理。在传输末端,工人们将加工出来湿麻,收集起来,送到晒场里去晒。我们来到晒场,只见晒场里,一排一排的,挂满白花花的一片剑麻条,真还有点壮观的景象。晒干的麻条,经过抛光处理后,就放在仓库里进行分级处理和打包。

接下来,管总就带我们参观了剑麻仓库。经过抛光处理车间,我们就来到分级包装车间及仓库。在分级包装车间,管总指着一堆颜色有点变褐的麻说,这是次品,原因是原料叶片采收收后如不及时进行加工处理,叶片就发生褐色病变,造成加工后的麻成品为褐色,成次品。次品售价就低,每吨只能卖400美元。管总又指着一捆雪白的麻成品说,这就是正品,与次品的价差可大了,每吨售价可达1150美元。看来,产品加工的质量管理是非常重要的。

在这里,管总又向我大致介绍了一下剑麻的生产现状:实际上,我国广东湛江一带就有大量剑麻种植,我国剑麻年产量为40,000吨。坦桑尼亚作曾经作为“剑麻王国”,虽然后来种植面积和产量萎缩,但现在的年产量仍有24,000吨。而管总的中国剑麻农场占地10万亩,实际种植剑麻2万亩。现在的剑麻年产量为2,500吨,在坦桑尼亚剑麻生产行业中排第3位。管总说,农场的剑麻产品主要销到国内。我问:运往国内运输成本高不高?他回答说:从坦桑运往国内宁波港,每吨运费为170美元。看来,运输成本还是可以接受的。管总接着说:我们的产品今年开始特别好销,有点供不应求的感觉。我看了一个仓库,真还是这样,诺大一个空间,大半都是空空如也。记得一年多以前来这里时,仓库基本上堆满了产品的。

在工厂,我们还与当地的管理人员打了招呼。管总,给我们引见了加工厂聘的当地人厂长,我用斯语与他寒暄了两句,他高兴得很。在整个参观过程中,管总还是很忙的。不时有职员找他签字,打电话请求什么的。搞一个大农场的管理,还是很不容易的。

参观完加工厂以后,管总又带我们去农场工人的社区和村庄转了一下。不就见到一幢幢旧房子,管总说是当地农场工人的宿舍,是殖民时代留下的农场宿舍。实际上,剑麻农场是一个有很长历史的农场。在殖民时代,西方人从南美引进剑麻在坦桑种植,使坦桑成为“剑麻王国”,曾是世界上最大的剑麻生产国和出口国。这个剑麻农场就是殖民时代的产物,独立后,由坦桑人经营。后来,中农垦从当时坦桑总统经济顾问购得该农场。今天,从职工宿舍上还看得到殖民时代的痕迹。

在车上,我向管总问起农场工人的情况。他介绍说:整个农场全年雇佣长年工约300人,加上零时工,约1,000余工人左右。关于工人的工资,是按当地行业协会规定确实的,一般最低月工资为8万多坦先令(约合人民币400多元),管理层为月薪20多万坦先令(约合人民币1000多元),经理级别的为40多万坦先令(约合人民2000多元)。管总接着说,劳工成本并不止是这么多。实际上,农场还付出大量的劳动力成本,包括工人的福利、退休金、住房、社保、医疗等等一大堆工人“吃喝拉杂”的事。例如,一个工人在农场上班,农场就必须负责这个工人老婆、4个小孩等一家人的医疗费用。因这里地处偏僻,整个农场的工人住地,就是一个独立的社区,都要农场进行管理。工人社区里,有工会、医疗卫生所和工人俱乐部等。

管总开车带我们向前走了一段,指着一幢平房说,那就是农场近几年建起的医疗卫生所。我朝其望去,只见走廊边的矮墙上坐了许多人,都是带着孩子等看病的。这个卫生所是农场为工人办的福利项目之一,经过长时间争取,才获得卫生所的营业执照。卫生里,有乡村医生、护士和接生婆。过了卫生所,管总又指着一座房子说,这就是工人俱乐部。只见铁栅栏门上挂着“中国农垦集团坦桑尼亚农场有限公司工人俱乐部”牌子。然后又看见一座很长的砖墙房子,管总介绍说是专门为工人新修的公共厕所。又见一座小巧的房子,说是工会所在地。管总又指着一幢比建得比较像样的平房说,这是农场黑人高管的住房。

然后,我们来到一座在建的院落。管总说,这是剑麻农场向中国国际扶贫基金会争取的一项乡村建设援助项目,就是为当地村委会新建一座村公所。管总又引我们到旁边的一座很小的旧平房说,这就是老村公所。老村公所只有一间屋,正好村委会的成员在里面开会,见到我们就连忙出来与我们打招呼。我进老村公所那间屋子看了一下,里面确实很小,只有一张办公桌。出来后,就将在建的村公所看了一下。围墙已建起,只剩盖屋顶了。新建的村公所有许多房间,有宽大的会议室,有村长办公室、村委会委员办公室、会计室、娱乐室,还有禁闭室等,功能还是很齐全的。

管总说,为农场工人和当地村庄搞这些社会福利项目,实际上就是为农场在当地营造一个和谐的社会环境,就相当于以前常说的军民鱼水情一样。对待当地人,还是应该与人为善,搞好关系,这样对农场在当地的发展有好处。为了说明一点,管总举例说:有一次干旱季节,农场的种植的剑麻地发生大火。当时中方管理人员不在,当地工人就自发组织起来灭火,防止大火造成剑麻植株的损毁。还有一例,剑麻农场与当地警察局的关系很好。今年3月份,在这里修公路的中土公司在姆索韦罗的营地遭到十多个持枪歹徒的抢劫,当时的保安只有一只持枪,仅有的三发子弹打完了,歹徒冲了进来,保安的腿也受了伤。两个中方人员就躲在集装箱屋子里,眼睁睁的看着歹徒抢钢材及其它建材。没有办法,只有打电话给管总求援。管总马上给当地警局打电话。当地警察立即赶赴现场,捉住了两个歹徒,才制止了这场公开的抢劫。总之,中国企业在坦桑从事经营,与当地搞好关系是非常重要的。

在参观的行程的最后,我们还看到当地村子里一座学校,学校里还零星分散着一些学生,可能刚上完课。我下车到一间教室看了一下,只见黑板上写着一些数学题。学生桌是双人的,用很厚实的木板做成,估计使用了很多年了,下面的木条凳的脚是与课桌连在一块的。

参观完后,我们就回到农场住地,开始吃午饭。农场中方管理人员就4人。因当地请聘的厨师在前不久被炒掉了。他们4人只有自己做饭吃。他们做的这顿午饭还是很丰富的,只有七、八个菜。其中,炖的羊肉最好吃。因是端午节,午饭中大家畅饮啤酒,交谈甚欢。本居士也顾不了自身的高血压的禁忌,不知不觉,就喝上了三瓶啤酒。啤酒下肚,一丝醉意就涌了上来。

饭毕,临走前,看到他们的猫儿有几只,特地向他们要了一只带回我们的示范中心,说是今后用中心的狗儿来换。这里要说明一下,在我们农业示范中心里,大大小小的有14只狗儿,觉得有点狗满为患了。

        最后,向管总他们道了谢,并告了别。就带着醉意上了车,驶向了返程。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居士在大树下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皮卡车与大树相比也太小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四人合报也只能围住树干的一个边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农场种植的剑麻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农场种植的剑麻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进入剑麻加工厂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几辆卡车上装着等待加工的剑麻原料叶片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工人将车上的原料叶片放到由无数个滚筒组成传输带上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原料叶片输至刮皮机器,进行刮皮处理。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经刮皮处理后,湿漉漉的麻条就挂在传输钢缆上输出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麻条就挂在传输钢缆上输送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传输钢缆两旁有工人在进行整理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在传输末端,工人们将加工出来湿麻,收集起来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晒场里,一排一排的,挂满白花花的剑麻条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抛光处理车间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哦,这是 次品麻,每吨只能卖400美元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管总说这才是正品,,每吨售价可达1150美元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分级包装车间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正在包装成品麻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包装好的成品麻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仓库中的成品麻,货不多了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仓库大半都是空的,真是供不应求呀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黑人厂长在与我们道别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农场工人的社区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殖民时代留下的农场宿舍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专门为工人新修的公共厕所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农场近几年建起的医疗卫生所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走廊边的矮墙上坐了许多人,都是带着孩子等看病的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农场工人俱乐部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农场工会办公室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农场黑人高管的住房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中国国际扶贫基金会 为当地村委会新建的一座村公所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老村公所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村委会的老办公室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村委会成员在看建设中的新村公所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当地村子里的一座学校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学校教室

坦桑尼亚见闻-端午节重访剑麻农场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教室内部

  评论这张
 
阅读(111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