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林看世界

原创空间,内容丰富;舞文弄墨,以文会友;图片游记,杂文感想;时事哲理,生活趣事。

 
 
 

日志

 
 
关于我

华林居士者,重庆合州人也。因慕东坡居士、易安居士和幼安居士等名流之名,故附庸风雅,自号华林居士。曾作文《居士杂谈》以自辩,其云:“在下自号华林居士,并非佛教之信徒也,姑妄沾沾清静无为与文人雅士之气息而已。或曰:尔乃世俗小人,怎敢也以居士自许?其与赵老太爷质问阿Q一样:尔等也配姓赵?在下思之,可借用阿Q名言答之:和尚摸得,吾也摸得。别人能称居士,在下何又不能称居士?” 居士曾杜撰格言云:“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吾辈之流如沧海一粟,实显渺小。吾虽布衣,非杰出之人,然终不可忘记热爱生活、享受人生之权利。”

网易考拉推荐

【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2013-11-28 10:36: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乞力马扎罗是一座海拔一万九千七百一十英尺的长年积雪的高山,据说它是非洲最高的一座山。西高峰叫马塞人的“鄂阿奇—鄂阿伊”,即上帝的庙殿。在西高峰的近旁,有一具已经风干冻僵的豹子的尸体。豹子到这样高寒的地方来寻找什么,没有人作过解释。……接着,他们不是往阿鲁沙方向飞,而是转向左方,很显然,他揣想他们的燃料足够了,往下看,他见到一片象筛子里筛落下来的粉红色的云,正掠过大地,从空中看去,却象是突然出现的暴风雪的第一阵飞雷,他知道那是蝗虫从南方飞来了。接着他们爬高,似乎他们是往东方飞,接着天色晦暗,他们碰上了一场暴风雨,大雨如注,仿佛象穿过一道瀑布似的,接着他们穿出水帘,康普顿转过头来,咧嘴笑着,一面用手指着,于是在前方,极目所见,他看到,象整个世界那样宽广无垠,在阳光中显得那么高耸、宏大,而且白得令人不可置信,那是乞力马扎罗山的方形的山巅。于是他明白,那儿就是他现在要飞去的地方。--海明威《乞力马扎罗的雪》

    一个半月前曾经发过一篇图文《坦桑见闻】终于看到乞力马扎罗山了》,对乞力马扎罗做了一些介绍,也提及了海明威那著名的中篇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并展示了一组当时拍摄的乞力马扎罗的照片。但当时山顶云雾较多,画面不是十分清晰,特别是山顶上覆盖的白雪,因云雾缭绕的关系,显现得不十分明显。那一片片的白色,究竟是雪?是云?还是雾?难怪读者在评论中提出了质疑。好在最近又去了一趟莫西,有幸拍下了一组清晰的乞力马扎罗的雪山图片,可以实实在在地向读者展示乞力马扎罗的雪了。

    这两天与中国农大搞人文科学的两位老师一块去了一趟莫西。她俩是因为与日本JIKA的合作项目,去乞力马扎罗农业培训中心调研。而我们也需要深入了解日本同行在那个中心的援助项目情况,于是就与她们相约结伴而行去莫西。

    1124日我们一早从达卡瓦出发,到莫罗戈罗与中农大的俩老师汇合,在路上颠簸了一天,终于在下午4点半到了莫西。jIKA的人给她们预订的酒店是Park View Inn,这里环境还不错。我们也要了个标间住下。进得房间,感觉也不错的。安顿下来后,一看离吃晚饭的时间还早,大家就决定开车去乞力马扎罗山脚看一下。

    我们开出莫西,转入去肯尼亚的公路,后来又转入一条土路。走了不知多久,天色不早了,也不知山脚还有多远。一问路人,说还有十公里。这时已经6点过了,而整个乞力马扎罗山看上去却被锁在云雾之中。估计即便在天黑前赶到山下,也看不到什么了。于是,当机立断,调头往回走了。

    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7点钟了,就在酒店的餐厅里吃晚饭。我要了一份胡椒牛排加薯条,并喝了一瓶多乞里马扎罗啤酒,山没看到,先将以它命名的酒喝了再说。这家餐厅的牛排做得很嫩,吃上去不费牙齿。

     吃罢晚餐,回到了房间,因为当天跑了一天的路,加上喝了点啤酒,睡意朦胧的,很早就睡了。一夜无话。

     第二天睡到6点过就醒了。穿衣出门,此时天已开始放亮。我走出旅馆大门,在外面的街上,辩了辩乞力马扎罗山的方向,感觉这座著名的山峰就在旅馆背后的方向上。于是,进门问保安,乞力马扎罗是不是就在酒店背后方向那边?保安回答说是,但现在被云雾封闭住了,看不了。

我走到旅馆后面的游泳池前,从旅馆的后墙上面望出去,除只能看见山脚外,整个山体都隐藏在云雾朦胧里。但我没有死心,想到上次来从阿鲁莎到莫西的路上看乞力马扎罗,先也是云雾朦胧的,但在7点多钟山顶就现出来了,这次也应该会的。于是,就在游泳池前等着。

果然,快到7点时,乞力马扎山脊右边(东边)那座距主峰(基博Kibo或乌呼鲁Uhuru)十多公里的副峰(马文西Mawensi)顶部开始从云端中显现出来了。那座副峰马温西峰看上去山势崎岖而且陡峭,据说是经过强烈侵蚀的结果,上面也积有雪,云雾退去后明显可见,在陡峭上面,白皑皑的。在看的过程中,突然发现游泳池右边有一幢四层高的楼房,最上面那一层有很宽阔的开放空间,面对乞力马扎山。于是,就赶紧爬了上去。上面这大厅三面通透,面对乞力马扎山的视野很好,真是一个很的观景台。现在我才明白了,为什么这座酒店称为Park view inn, 原来是为了观看乞力马扎而建的。

我在楼上面继续观看,过了一会儿,西边的主峰基博也露了出来,呈有规则锥形,为典型的火山口的形状。从整体上看,基博峰的地貌是缓缓上升的斜坡引向一长长的、扁平的山顶。这时,云还没有散去,一条白色的云带缠绕在基博峰的峰腰上。此时的基博峰下面虽有白白的云带,但山峰的积雪更是明显可见。有连成片状的,有斑块状的,在晨曦中,亮晶晶的,构成了一个巨大的雪帽。这种景象,让人真正感受到了“赤道雪山”奇观。

到后来,基博峰下面的云雾也散得差不多了,与其副峰马温西峰相连的马鞍形山脊也露了出来。站在四楼上,远眺乞力马扎罗马鞍形山脊连成的两座高峰,两座白雪覆盖的山峰,下面还飘渺游着丝丝白云,再加上前景中莫西城北面的房屋、教堂与绿树,在朝辉下显得漂亮极了。

我在楼上视野是很宽广的,下面是莫西城北区,除了房屋外,就是大片的树木,构成森林。那绿色的森林向乞力马扎罗绵延而去,一直连到山脚下。那一大片绿色的森林地区又称乞力马扎罗公园。

因为树木多的关系,前方能见到很多晨飞的鸟儿。我用相机抓拍了几只飞鸟的照片。在乞力马扎罗雪山的背景下,能拍到飞翔的鸟儿,也是另一种景致。可将照片取名为乞力马扎罗雪山下的飞鸟或雄鹰什么的,也能让人相入非非的。

我在上面拍了一阵,才想还有几位同伴,他们昨天这么想见乞力马扎罗雪山,这个机会不能让他们错过。于是又走下楼去,正好他们都起来了。我向他们说了这里正好看乞力马扎罗雪山锋。他们在下面拍了几张,也发现楼上的景观更好,都上了楼。在楼上,这时其他一些住店的客人也来了,大家就对着乞力马扎罗的雪山主峰拍了起来。与我们同行的两位北农大老师是第一次看到乞力马扎罗雪山,看到如此奇观,当然是非常兴奋的。她们以乞力马扎罗雪山为背境,摆起了各种Pose,用三星智能手机拍了好些照片,并在稍后不久上传到了微博,引得她们的同事朋友羡慕不已。当然,本居士也让人以乞力马扎罗雪山为背境排了几张留影,作为这次亲历的证据,有图为证:居士也亲眼目睹了乞力马扎罗的雪。

       看完雪山景观,我们下得楼来,正是吃早饭的时间。早餐毕,我们就按与JICA预约的出发时间,8点半出发。上午调研了乞力马扎罗培训中心及现场,其中一处水稻田现场正好是以乞力马扎罗雪山为背境,只是我们去时雪山峰已经被云雾遮蔽了。下午又去了坦桑尼亚北大区灌溉局及其灌溉工程现场。在那里了解到,原来莫西城就是乞力马扎罗省的首府。这一天调研了很多地方,因是业务上的事,这里就不多叙。

 回到住处,已是下午5点多钟。因天色还不晚,两位农大的老师提出到旅馆外的莫西城走一走,我也陪她们一起出去走了一下。这两天进出时在车上看了看,莫西城并不大,看上去与我们的一个镇差不多。走出旅馆约70-0米远的一个十字街口,有一家当地纪念品商店,两位老师就进去挑选工艺品如康噶等去了,我则在外面的街道上拍一些照片。等她们买完纪念品,我们又继续朝前走,经过一个公交车站,人很多,有点乱糟糟的。她们又在街边的当地女贩那里买了芒果、香蕉与油梨吃,并照了些水果与小贩的特写照。因天快黑了,我们也没在街上走多远,只在一处清真寺前照了几张照,并进到一家路德教堂看了看,里面还有许多教徒集会,又是唱又是跳的,闹哄哄的,一点也没有传统基督教堂的严肃味儿。在返回的路上,还进到一处公园模样的地方看了看,因为过了晚上6点,这里就没有收门票了,里面有很多露天酒吧(水吧),坐了一些当地人,在那里喝啤酒或饮料什么的。公园里面也不小,也有很多的树木。

回到旅馆,已是晚上7点了。晚餐还是在旅馆餐厅用的,还是当地的西餐,我要了一个意大利面加牛肉。当晚喝了两瓶乞力马扎罗啤酒,并在餐厅外的露天桌子上坐了一会儿,几个人聊了一阵天。回到房间,因当天活动量太大,加上两瓶啤酒的作用,困意十足,不多久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我还是6点过点就起了床,并再次爬到了四楼,等看云雾散去后的乞力马扎罗雪山。这天没有前一天的运气好了。虽然云雾都散了很多,雪山也露出来了的,但雪山还是不时被遮蔽,也没有昨天看的那么的清晰。然而,能连续两天早上看到乞力马扎罗的雪,感觉也不错了,这也许是一种神山情结吧。

吃过早饭,我们就与北农大的两位老师分手了,她们去乞力马扎罗机场乘飞机去达累斯萨拉姆,我们则开车回莫罗戈罗的达卡瓦。在离开莫西的路上,我还不时的回首从车窗里遥望着那乞力马扎罗雪山。在云雾之中,那高高的雪峰仍然可见。阳光下,那乞力马扎罗的雪,白皑皑,亮晶晶,十分醒目。此时,我脑海中回荡着海明威中篇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结尾的那段话:“于是在前方,极目所见,他看到,象整个世界那样宽广无垠,在阳光中显得那么高耸、宏大,而且白得令人不可置信,那是乞力马扎罗山的方形的山巅。于是他明白,那儿就是他现在要飞去的地方。”

其实,很多人都是看了海明威的中篇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才知道乞力马扎罗山的。那是一篇意识流手法的小说,讲述哈利与他的女人因车在乞力马扎罗山区抛锚,被困在了营地里。哈利因腿伤得了炭疽病,濒于死亡。临死前,在他的意识流里,内心的独白、幻觉与记忆在一起交织,回忆着过去,充满着苦闷和悔恨,也不乏对过去的厌弃和对重新开始的渴望。最后,在死亡前的梦幻中,他看到了在阳光中显得那么高耸、宏大、白得令人不可置信的乞力马扎罗雪峰。他明白,那儿就是他要飞去的地方。

    啊,乞力马扎罗的雪,海明威精神寄托的理想之地。

【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见闻】乞力马扎罗的雪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
功名利禄,叹人间枷锁难解;归隐山林,道东篱南山无险。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环游世界
阅读(145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