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林看世界

原创空间,内容丰富;舞文弄墨,以文会友;图片游记,杂文感想;时事哲理,生活趣事。

 
 
 

日志

 
 
关于我

华林居士者,重庆合州人也。因慕东坡居士、易安居士和幼安居士等名流之名,故附庸风雅,自号华林居士。曾作文《居士杂谈》以自辩,其云:“在下自号华林居士,并非佛教之信徒也,姑妄沾沾清静无为与文人雅士之气息而已。或曰:尔乃世俗小人,怎敢也以居士自许?其与赵老太爷质问阿Q一样:尔等也配姓赵?在下思之,可借用阿Q名言答之:和尚摸得,吾也摸得。别人能称居士,在下何又不能称居士?” 居士曾杜撰格言云:“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吾辈之流如沧海一粟,实显渺小。吾虽布衣,非杰出之人,然终不可忘记热爱生活、享受人生之权利。”

网易考拉推荐

【居士随笔】那不堪回首的饥饿童年  

2014-11-29 05:38:04|  分类: 居士感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饥饿的年代让人轻贱卑微,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华林居士
       人们常常抱怨生不逢时。其实,居士出生的年代,就是有点生不逢时。何也?这是因为居士出生不久,就遇上了国朝大饥荒的年代。居士的童年,是饥饿中度过的。

居士出生于公元一九五八年。刚一出生,就碰上了大跃进。所谓大跃进,就是当时提出短期内超英超美,经济上要大跃进。把全国人民都弄起来折腾,搞什么三面红旗。也就是,什么总路线,什么大跃进,什么人民公社的。后来,国朝的御用文人们在写颂文时,都把一九五八年称为火红的年代,记得文革时还有一部电影名字就叫《火红的年代》。哈哈,本居士也是火红年代出生的人。

当时,全国上下都搞大炼钢铁,农村也搞土炼铁炉。炼铁需要柴火,就把山上的大树砍个精光。我后来在文革时躲武斗,回到合川尖山老家乡下,就听几位姑姑说过当时的事。原来老家房子后面的山上有很多的树,但在大炼钢铁时,都砍光来炼铁。从此以后,山就光秃秃的了。当时,为了完成炼钢铁的任务,人们就将家中好好的铁锅碰碎,当炼铁的原料。后来才发现,土炼铁炉炼出东东,全是些废铁砣砣。

当时的人民公社,也搞得不亦乐乎。什么一大二公,大生产,大集体。农业上也搞大跃进,各地都下了要高产的指标。但当时的实际情况是农业生产力很落后,又是大集体,庄稼如何种得好?但许多地方都开始造假,争着放粮食高产的卫星。当年的人民日报还写出水稻亩产万斤的报道,比现在袁隆平的吨产田要高出五倍。所以,袁隆平在当年的人民日报面前,还得甘拜下风。

成立人民公社后,农民们都是大集体的人了。此时,家里的锅儿都碰碎炼废铁砣砣,炉灶也没有了。大家都在生产队吃大集体,吃大锅饭了。只是大集体的饭越吃份量越少,越吃越稀。最后,大食堂的伙食也办不下去了。农民只有回到家中去吃,但家中锅儿灶儿没有了。更主要的是,家中没有粮食。于是,饥饿就开始了,那是一九六零年。

居士在读闲书时,无意中读到刘友于等人著的《中国20世纪全史.第8卷, 曲折探索(1956~1966)》。在该书中,对关于当时全国粮食减产与闹粮荒的情况有详细的介绍。该书称:1961年全国粮食产量只有2870亿斤,比大跃进前的1957年3900亿斤下降了26.4%,1961年棉花产量比1959年下降了37.8%,1961年油料作物产量比1959年下降50.9%。尽管粮食产量年年下降,但国家对农民却实行高征购。1957年粮食征购占年产量的24.6%,1958年占27.3%,1959年占39.67,1960年占35.7%。这使得农村留粮由1957年的2940亿斤,减少到了1960年的1846亿斤。三年共减少37.2%。按人口平均的农村粮食消费量,1957年为409斤,到1960年仅264斤,三年共减少35.3%。而国库存粮也是急剧减少,1958年6月为386亿斤,1959年6月减为343亿斤,1960年6月则剧减为127亿斤。农村缺粮,国库存粮无几,一些大城市粮食几乎脱销。全国大约缺少3000万人一年的口粮。

如前所述,因粮食连续欠收,除了农村极度缺粮外,城里的人,机关单位上的人,也开始闹起粮食饥荒来。城市居民每月粮食定量,从原来的25斤,锐减到了17斤。而且这种定量只能满足一部分,另一部还只能到农村的地里去收粗食吃。作为小学教师的母亲后来告诉居士说,当年她的17斤定量的供应粮只能领到一部分,其它就靠自己到农村指定的地里挖指定里的烂红苕吃。

当时,居士的父母都是单位上的人,每天要上班干革命工作,而且还要集中起,晚上也要政治学习。自己的孩子根本没有时间照料,只好白天送托儿所,离开托儿所的时间,就请保姆带,每日三餐都跟着保姆吃。在1960年和1961年,居士只有二、三岁。每顿饭,保姆就煮只有几粒米的牛皮菜稀饭给我吃。要知道,顿顿吃牛皮菜,会使人涝肠寡肚的。当时,把我饿得不行,人瘦得皮包骨。当年的居士,饿得一身轻飘飘的,像纸一样的轻,真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呀!
    在托儿里,居然拖起肛来。所谓拖肛,就是肚里的肠子从肛门口拉了出来,这是要死人的。好在,当时在托儿所照顾我们的一位姓秦的阿姨及时发现了,看到我肛门口冒出红红的一大砣,立马就采取动,硬是用手包着草纸将我的肠子塞了回去。这样才保住了本人的小命。不然的话,居士早就没了。当时,秦阿姨能果断地采取行动,可能那时托儿所里脱肛的小孩不只我一个,也许前面就有人脱过肛的,所以她处理起来比较有经验。那次脱肛,也给居士留下了后遗症,脱出的肛肠,重新塞回去后,把肚里肠子的位置都搞乱了。结果,在成年时,问题来了。在二十几岁得了阑尾炎,在医院动手术。医生剖开肚子在里找阑尾,不知阑尾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医生在我肚里到处翻找,那个折腾呀,把只打了局部麻醉的居士弄实在受不了,直呼饶命。最后,医生只好给我打了全麻醉剂,才居士全部失去知觉,才将手术做完。
     居士从小就命贱,命大。所以,现在还自信生命力强。居士从小就是饿大的。长成人后,一直就长不胖。在知天命之年,还有人在羡慕居士有一付高挑的身材。殊不知,这是居士从小就被饿饭的结果。

因当时太小了,很多的事都记不得了。拖肛的事,还模模糊糊有点印象。只记得,当时自己痛得哇哇大叫,秦阿姨正在将掉出的来肠子塞进我的肛门里。还有一个印象深的事,有天自己饿的不行,看到竹桌子一下隔里,有一块黄黄的东西(肥皂)。于是拿起来就啃,不知啃了多久,可能味道不对,最后还是扔掉了。

童年居士那个年代,实际上就是大饥荒。全国饿死的人不少,按官方的说是“非正常死亡”。据居士的父母讲,我们家里四位老人,爷爷、婆婆、外公、外婆,都是在那几年大饥荒中给活活饿死的。当时因饥饿,人们就会得黄肿病,然后很多人就因此饥饿病而死亡。我家四位老人,也是先因饥饿得黄肿病,拖不了多久就去世了。特别是我那地主成份的外公、外婆,因成份不好,在当时受尽虐待,更是大饥荒的受害者。我们外公逝世时,我母亲因是单位上的人,也不敢化太多的精力埋葬她那地主成份的父亲。只能委扎两位农民,一床破席子裹着,抬到合川思居乡黑岩头他的老家埋葬。两位农民因外公是地主分子,根本不用心,只随便在一块荒地上,草草埋了了事,坟头都没有留一个。现在,连埋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外婆逝世时,也是类似的情况。好在,我爷爷、婆婆成份稍好一点,为小土地出租(也就是上中农)。去世后,还能体面地下葬,也留有坟头供后人祭拜。另外,我家二爷爷原在合川搬运公司诊所当医生,在1957年被打成了右派,被下放劳动。在1960年大饥荒中,也被饿死了。当时,我爸在合川人民医院当医生。刚参加了集体劳动回宿舍,就接到他二爸的死迅,立刻从单位里借了一辆木板车,大热天的将他二爸的尸体从下放劳动的场所拉了几十公里路,接回到合川尖山老家埋葬。

关于当时合川县因大饥荒非正常死亡的情况,本居士文革躲避武斗到合川尖山乡下老家,后来当知青下乡到合川兴隆公社,都听当地人说过。据说饿死了很多人,就是一个生产队里,都有很多人饿死。据当地人说,当时人们没粮食吃,就把树皮都剥起来吃,还有人将一种被称为“观音泥”的白泥巴挖来吃,吃倒是吃下肚里,但就是拉不出屎来,憋在肚里让人难受死了。居士当知青在生产队干活,大家在地里因是干大集体,都喜欢聊天。说到当年六一二年饿饭的日子,农民们都会讲很多。因当时很难有粮食吃,有人还用一两个馒头讨了个老婆。当时逃荒出来找饭吃的女人,为了一两个馒头,居然愿意给人当老婆,可见当年的饥饿把人性变扭曲了。队里有一位叫刘强斋的贫农老太爷,讲起那大饥荒的年代,苦不堪言。又说,后来全靠刘主席(刘少奇)和李政委(李井泉),搞三自一包,下放土地给农民,农民们才种出了多的粮食,才活了下来。

关于当年因大饥荒造成的全国性非正常死亡,在刘友于等人著的《中国20世纪全史. 第8卷, 曲折探索(1956~1966)》里是如是说:“据中共河南省信阳地地委向中央报告:1959年冬到1960年春,正阳县死人8万多,新蔡县死人近10万,遂平县查岈山人民公社一个社死亡近4000人,占人口的10%,其中有的队高达30%。”

关于大那场引起的全国非正常死亡的人口究竟有多少?该书说:“由于当时的户口登记有不少遗漏,而且其中包括正常死亡人口,准确数字目前尚无一致看法。据中国统计出版社1984年出版的《中国统计年鉴》的数字,全国人口死亡率由1957年10.8%上升到1960年25.5%。美国著名人口学家科尔1984年写的《从1952年到1982年中国人口的急剧变化》”一书,估算我国1958至1963年非正常死亡人口约为2700万。我国人口学研究者将正华在1986年撰写的《中国人口动态估计的方法与结果》专论中,估算1958至1963年我国非正常死亡人口约1700万。”

此外,还有一些学者,估算当时的非正常死亡,也就是饿死的人数为3000多万。总之,当年有数千万的人饿死。

现在,回想起童年那饥饿的年代,居士现在非常幸庆自己幼小之躯能从那恐怖的年代活了出来。在开始着手写此文时,正好是感恩节。居士要好好感谢主,让自己的童年躲过了一劫。由于童年有了如此的磨难,现在的居士会更加珍惜人生。在有生之年,一定要好好享受生活,活得有意义,活得有滋有味。在人生的旅程中,为自己的经历抹上丰富多彩的笔墨。

最后说明一下,居士在本文里打开尘封的记忆,回顾童年所经历的饥饿年代,只是希望那不堪回首的大饥荒历史不要重演。同时也劝告极左分子们,要以史为鉴,不要再搞类似的折腾了,积点阴德吧。中国民族再也不能承受这类浩劫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5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