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林看世界

原创空间,内容丰富;舞文弄墨,以文会友;图片游记,杂文感想;时事哲理,生活趣事。

 
 
 

日志

 
 
关于我

华林居士者,重庆合州人也。因慕东坡居士、易安居士和幼安居士等名流之名,故附庸风雅,自号华林居士。曾作文《居士杂谈》以自辩,其云:“在下自号华林居士,并非佛教之信徒也,姑妄沾沾清静无为与文人雅士之气息而已。或曰:尔乃世俗小人,怎敢也以居士自许?其与赵老太爷质问阿Q一样:尔等也配姓赵?在下思之,可借用阿Q名言答之:和尚摸得,吾也摸得。别人能称居士,在下何又不能称居士?” 居士曾杜撰格言云:“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吾辈之流如沧海一粟,实显渺小。吾虽布衣,非杰出之人,然终不可忘记热爱生活、享受人生之权利。”

网易考拉推荐

【居士随笔】沈从文《生命》之品读  

2014-12-02 06:53:51|  分类: 文学漫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不到,居士现在在读书也变得很懒人了。纸质书很少读,偶尔读读电子版的书。多数阅读,是能通过上网完成的,最喜欢看的新浪、腾迅微博与QQ空间上的说说、日志,还有就是网易博客与论坛上的文章,因为上面能互动,更能自己发表文章。有时,人更懒,连眼也不用了,就听有声读物,这样听来更不费神,并能得到精神上的享受。

今晚,又把有声版的中国现代名家散文在本本上放来听。一篇沈从文《生命》引起了居士的注意。此文很有美感,又非常真实,又不乏幽默。上面的佳句也不少,将人性刻画得入木三分。使得居士不忍不住多听了两遍。

居士印象中的沈从文,在成名之前是一个穷途潦倒的苦逼文青。何也?这是因为,居士以前曾过读郁达夫《给一位文学青年的公开状》,该文是回复一个来找求助的文学青年的。

郁达夫在文中是这样介绍这位文青的窘况的:“引诱你到北京来的,是一个国立大学毕业的头衔,你告诉我说你的心里,总想在国立大学弄到毕业,毕业以后至少生计问题总可以解决。现在学校都已考完,你一个国立大学也进不去,接济你的资金的人,又因为他自家的地位动摇,无钱寄你,你去投奔你同县而且带有亲属的大慈善家H,H又不纳,穷极无路,只好写封信给一个和你素不相识而你也明明知道和你一样穷的我。”“像你这样一个白脸长身,一无依靠的文学青年,即使将面包和泪吃,勤勤恳恳的在大学窗下住它五六年,难道你拿毕业文凭的那一天,天上就忽而会下起珍珠白米的雨来的么?”“我听你说,你的故乡连年兵灾,房屋田产都已毁尽,老母弱妹也不知是生是死。五年来音信不通。”

后来才知道,此文是写给沈从文的。当时,郁达夫眼中的沈从文,是够悲惨了的了,照现在的网络流行语来讲,是够屌丝,够苦逼的了。当然,后来经过他自己的个人奋斗与努力,居然也成名成家了。

沈从文的文章,居士没有怎么读,也没有什么印象。想不到此文却如此吸引了居士。

这篇写于上世纪四十年代的散文,首先提出了生命的话题,说离开自己生活而来检视自己生活这样抽象思索的事,只有哲人或傻子才会做。又说,脑与手能互用,便可能成为思想家或艺术家;若脑与行为能互用,便可能成为革命家。若不能互用,便可能分裂,而成为疯子。“其实哲人或疯子,在违反生物原则,否认自然秩序上,将脑子向抽象思索,意义完全相同。”居士的体会是,事实确实如此,哲学家走到极端就与疯子没有两样,呵呵!

接下来,文章又以有人绿竹作箭射入空中而企望其留在空中不掉下来,比喻抽象思维。在这虚空中,又能体验到空灵的美感,并能产生抽象的爱。说到爱,沈老先生又把伪爱国者们洗涮了一番:“爱国也需要生命,生命力充溢者方能爱国。至如阉寺性的人,实无所爱,对国家,貌作热诚,对事,马马虎虎,对人,毫无情感,对理想,异常吓怕。也娶妻生子,治学问教书,做官开会,然而精神状态上始终是个阉人。与阉人说此,当然无从了解。”呵呵,这好像是对当代中国太监文化的一个极好写照。

然后,文中又以梦境的手法,描写淡绿百合花的生命之美:“见一淡绿白合花,颈弱而花柔,花身略有斑点青渍,倚立门边微微动摇。”花如性感的美女,诱人抚摸。正当作者在梦中欣赏这种空灵般的美,这种性感的美时,几声狗叫,将其惊醒。回想起梦中的情境,作者在床上惆怅万分。接下来,笔者起身记下了梦中的大感受,一篇“精美如瓷器,素朴如竹器”的美文就写成了。但作者又有所顾虑,怕这种真实的审美写照,世俗之人不能欣赏。他写道:

“一般人喜用教育,身分,来测量这个人道德程度。尤其是有关乎性的道德。事实上这方面的事情,正负难言。有些人我们应当嘲笑的,社会却常常给以尊敬,如阉寺。有些人我们应当赞美的,社会却认为罪恶,如诚实。多数人所表现的观念,照例是与真理相反的。多数人都乐于在一种虚伪中保持安全或自足心境。因此我焚了那个稿件。我并不畏惧社会,我厌恶社会,厌恶伪君子,不想将这个完美诗篇,被伪君子与无性感的女子眼目所污渎。”

的确,说真话的作品,易在虚伪的世俗社会中受到污渎。当今社会更是如此,看看那些节操碎了一地、专叼飞盘与添菊的某些媒体就知道了。当今的国人,很多人都是在一种虚伪中保持安全或自足心境,在看联播中得到意淫般的满足,并以虚伪的面目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赞美“阉寺”,崇尚虚假,嘲笑诚实,否认真理。

在文章最后,相对于法朗士体现生命中爱欲的《红白合》,沈老先生则想写《绿白合》,用其“弱颈长蒂,无语如语,香清而淡,躯干秀拔,花粉作黄色,小叶如翠珰”的形式来表达自己对生命中美的意象。

读完此文,大家可能对于生命,对于美,对于人性,会有一种新的,一种另样的解读。

  评论这张
 
阅读(92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