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林看世界

原创空间,内容丰富;舞文弄墨,以文会友;图片游记,杂文感想;时事哲理,生活趣事。

 
 
 

日志

 
 
关于我

华林居士者,重庆合州人也。因慕东坡居士、易安居士和幼安居士等名流之名,故附庸风雅,自号华林居士。曾作文《居士杂谈》以自辩,其云:“在下自号华林居士,并非佛教之信徒也,姑妄沾沾清静无为与文人雅士之气息而已。或曰:尔乃世俗小人,怎敢也以居士自许?其与赵老太爷质问阿Q一样:尔等也配姓赵?在下思之,可借用阿Q名言答之:和尚摸得,吾也摸得。别人能称居士,在下何又不能称居士?” 居士曾杜撰格言云:“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吾辈之流如沧海一粟,实显渺小。吾虽布衣,非杰出之人,然终不可忘记热爱生活、享受人生之权利。”

网易考拉推荐

【居士随笔】我眼中的坦桑尼亚大选   

2015-11-03 01:17:43|  分类: 天下杂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居士案:随着马古富力当选总统,折腾了好几个月的坦桑尼亚大选舞台终于落下了帷幕。在大选前这几周,因其与我们在坦华人的安全与中资企业在坦的利益密切相关,我也对本次大选十分关注,写过一系有关本次大选局势的跟踪分析文章,总计有12篇。现在,大选结束了,局势平稳安全,我们担惊受怕的心也放下来了。居士特意回顾了一下前段时间写的【坦桑大选】系列文章,觉得很有意思。另外,也有非洲的华人媒体约我谈谈对坦桑大选的总体感受。现将【坦桑大选】系列文章提炼汇总,并加上坦桑各政党与大选背景介绍和自己对此次大选的感想,形成一篇长长的随笔,也算是对本专题系列一个总结吧。现放在这里,与大家分享。

      随着10月29日下午4点坦桑尼亚选委在员会电视上宣布,革命党(CCM)候选人马古富力(John Magufuli)当选坦桑尼亚新一届总统,折腾了好几个月的坦桑尼亚大选舞台终于落下了帷幕。 

对于我们华人而言,可能涉及到自身安全问题,故对坦桑的大选还是比较关注的。

我到坦桑尼亚6年多,经历了两次大选。记得上次选举是在2010年10月举行的。在总统普选那几天,形势非常的紧张。记得投票与计票接近尾声时,我们刚从桑岛回来,来机场接机的人说,好像是反对党选胜了,革命党不想交权,可能达市要大乱。把我们吓惨了。出机场后,发现路边原来许多的革命党基奎特总统的大幅宣传画像都拆除了,好像政局有变的样子。但那几天并没有马上公布选举结果。而是过了一段时间才公布的。结果,革命党基奎特连任总统。这样,坦桑尼亚的局势才又恢复了正常。

今年这次大选,更让人关注,这是因为今年选举是坦桑尼亚1992年被行多党选举体制以来,最激烈的一次。近十年来,几个反对党,特别是大陆的CHADEMA(民主进步党)和桑给巴尔岛的CUF(人民联合阵线)势力猛增,在选举时可与革命党分庭抗礼。今年也是将在10月份进行总统大选,革命党与反对党对峙的形势更加严峻。选举前几个月,革命党前总理洛瓦萨(Lowassa)因党内选举总统候选人失败,退出了革命党,加入了反对党阵营。由于他个人影响力很大,在8月4日又被四个反对党联合阵线公推为反对党总统候选人,与革命党的总统候选人、现任建设部长马古富力(Magufuli)竞争.从选前的形势看,现任执政党与反对党,应该是实力相当。照司机杜拉的话来讲,是hamsini hamsini (50%对50%)。我问了一下许多当地人,都是这样形容的。革命党作为多年的执政党,执政基础坚实,又在农村地区如莫罗戈罗省等占优势,但腐败问题是其软肋。而反对党在大城市里占优势,其口号又是变革,迎合普通民众厌恶腐败而思变的心态。

当然,人们对革命党和反对党各有喜爱。我接触的当地人中,有的人支持洛瓦萨,说反对党这次要赢得选举。而也有相当部份的人支持Magufuli,说革命党要赢。一次因皮卡车的轮胎坏了,在一家车胎商行购胎与换胎。当时,与修车行的几位当地人聊起天来,少不了要当前总统大选的话题。车行的当地人全部都是支持反对党候选人洛瓦萨当总统的,在这个地方是反对党的天下。他们问我支持哪个,我说不知道,谁选上了就支持谁。有一位黑哥指着我Playboy体恤衫上的的两个兔耳朵商标说,你是支持洛瓦萨的,因为你身上有洛瓦萨的“V”字型竞选标志。这位黑哥挺逗的,把我都逗笑了。

我们司机杜拉可很奇特。他以前对革命党恨之如骨,经常给我抱怨革命党的腐败,说反对党如何如何好。并说,如果现总统基奎特任期满了,他会被这样。杜拉伸出双手,做出戴手铐的动做。现在,真的要选举了,他又转而支持革命党了,说这次革命的马古富力要当总统。我一问,才知道他家小老婆与大老婆都是支持革命党的。试想,家里两个老婆都支持革命党,杜拉不投靠革命党能搞定吗?再说,莫罗戈罗省与达卡瓦小镇是革命党的大本营,根本就没有反对党支持者的立足之地。

今年桑给巴尔岛大选的情况也差不多,反对党的势力也很大。上次去奔巴岛搞技术咨询,也与接待我们的桑岛文化体育部长和当地农业公司的人闲聊了一下大选的事。结果,发现包括文化体育部长在内,都是反对党CUF的人。他们称,在桑给巴尔群岛,百分之九十以的上的民众,都是支持反对党CUF的。

作为在坦华人,对于选边站队之事,我一慨不表态。当地人问我支持什么政党,我说哪一个政党选胜了,成了执政党,我就支持这个政党,因为这是你们国家人民自己选择,我这个Mzongu(外国人)当然会尊重你们的选择。

由于今年坦桑尼亚的选举形势与以往都不一样,非常复杂,革命党与反对党几乎是势均力敌,不分仲伯。故,选举结果公布时,局势非常难以预料。任何一方都输不起,要让其认赌服输,都不会很情愿的。因此,国际上的观察人士,我们在坦的华人都对今年大选的安全形势很担心。在达累斯萨拉姆部分做营生的中国人,从安全因素考虑,正陆续离开或计划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回国的回国,到外地度假的度假。前段时间,大使馆与一些华人商会,都分别发出了提醒在坦华人在大选期间注意安全的通知。

在选举前一段时间,达累斯萨拉姆卡里亚可的中国人经常被抢。与以前卡里亚可中国人到处可见的情况相比,临近大选时市场上极少能见到中国人了。因大选不安全,这里很多的中国商人都回国去了,或到其他国家或地方去旅游去了。没有走的中国商人,大家都猫在家里不出门了,很多中国人开的商店也都关门了。当时,坦桑各地大城市华人的情况都差不多。

由于今年坦桑大选关系到在坦华人的人身安全、中资企业在坦投资经营的安全和华商在坦经商的安全,我对其也很关心,写过一系有关本次大选局势的跟踪分析文章,总计有12篇。每篇文章在网上的华人圈里都有很高的点击率和转发率,这从另一个方面说明我们华人对这次坦桑大选的极大关注。

说到坦桑尼亚大选,选还是化点时间介绍一下坦桑尼亚各政党的情况与其执政理念。

在1992年7月以前,坦桑尼亚是实行革命党一党专政的体制。革命党斯语为Chama cha Mapinduzi,简称CCM。其成于1977年,是由当时大陆的坦噶尼喀(Tanganyika)非洲国民联盟与桑给巴尔岛的一个政党联合组成。而坦噶尼喀非洲国民联盟成立于1954年,由坦桑尼亚开国总统尼雷尔创建。可以说,革命党CCM是坦桑尼亚1960年国家独立就开始执政的政党,现在已连续执政55年了。革命党有多年执政基础,在农村地区如莫罗戈罗省等占优势。

1992年7月,坦桑尼亚修改离国家宪法,实行了多党制。国内除了执政党CCM外,也组建了几个反对党,与执政党一道参加5年一届的大选。反对党中,最有实力与执政党竞争的是大陆的民主进步党(CHADEMA)与桑给巴尔岛的公民联合阵线(CUF)。民主进步党在几个主要的大城市如莫西、姆旺扎、阿鲁莎、姆贝亚、多多马,甚至在达累斯萨拉姆,都有广泛的群众基础。而公民联合阵线在桑给巴尔岛有非常雄厚的群众基础。

从执政理念上看,长期执政的革命党CCM在成立初期是非常左倾的,在坦桑尼亚推行社会主义,特别是在农村实行集体化的农业模式,称为Ujamaa,类似于我们以前的人民公社。后来,革命党改变了执政理念,就是现在他们在坦桑尼亚推行的新自由主义模式,采用经济现代化与自由市场经济政策,从而提高坦桑尼亚人民的生活水平并减少贫困。革命党希望进一步实行私有化与现代化政策,从而增加生产力,提高就业率,改进管理,采用新技术与现代技术,增加产品在国内与国际市场的比重。改进与加强私营企业,使其成为国民经济的推动力。并让国有企业侧重于社会服务、基本建设、安全、与政府运行等方面。在外交政策上,革命党推行在国际体系中以经济利益为主的灵活外交,并与周边国家和平共处。

民主进步党(CHADEMA)是一个中左的政党,它参加竞选的理念是建立在大力反腐的平台上,因为执政党会腐败问题比较严重。代表了其城市知识份子、城市居民、中产阶级与年青人的诉求。实际上,它的执政理念与前述的革命党的执政理念差不多,只是更强调变革与对外开放,更侧重于反腐,更希望自由经济与宽松的投资环境。公民联合阵线(CUF)是桑给巴尔群岛里一个自由派政党。其代表了这个群岛本地人的利益与诉求,要求桑给巴尔岛获得更多的自由与自治,是一个有比较强烈独立倾向的政党。

本次坦桑尼亚大选,各参选党为造势在满大街搞彩旗飘飘很有意思。特别是临近选举那段时间,当地选战的气氛正浓烈革命党与反对党的支持在忙于大选前夕的最后造势。除了竞选集会,就是满大街飘扬着各参选党的彩旗,五颜六色的,似乎想在彩旗秀上决一公母。车在大街上开着,街上到处都挂着革命党CCM的绿色党旗与反对党CHADEMA的蓝红白三色党旗。这些各政党的党旗,有的成丛地立在旗杆上,像旌旗一样迎风飘着。有的成串地横挂在绳子上,像彩旗一样。革命党的旗帜上是斧头锤子相交的党徽。反对党的旗帜上是竞选标志“V”字手势。各个政党的旗帜交叉放在一起,甚至一根绳子上同悬挂着CCM的绿色旗帜与反对党的蓝红白三色旗帜。它们在一起,看上起很和谐的。

 大选集会造势,也很有看点。各个城市里,村镇里,经常有竞选集会,演讲人在台上用高音喇叭讲得白沫翻翻的,下面集会的人群不时发出喊声,整个场面乱哄哄的。电视画面上,常会看到两个阵营的大型集会。一个画面是,在城市的集会上,反对党候选人洛瓦萨面对集会上密密麻麻的人群,很多都是年青人,正在发表慷慨激昂的竞选演讲,他每讲一段话,人群中就齐声高喊洛瓦萨的名字。而另一个画面是,在村镇的集会上,革命党候选人马古富力也在面对黑压压的一群支持者,发表热情洋溢的竞选演讲。他每停顿一次,下面的人群就欢呼雀跃一次。两个党派候选人的竞选口号都差不多,都要在治国上进行重大的改革,都将进行反腐,发展经济,改进投资环境,改善交通,增加电力燃气等能源,提高教育水平,减少贫困。只是表达方式与侧重点不一样。在竞选集会上,不管是革命党CCM侯选人马古富力的支持者,还是反对党侯选人洛瓦萨的支持者,或是桑给巴尔岛的CUF支现者,都十分投入。特别是年青人,更是精力旺盛,表现出了极大热情。坦桑人民在渴望改变,他们希望有美好的未来。

虽然各政党在临近选举前造势很热闹,但真的的到了10月25日投票那天,又很平静有序了。在达卡瓦镇我们示范中心对面一所中学投票点,我看到在一排教学前面,分别排着条长队。当地的选民们正有次序地排队等着投票。这里没有喧闹,参加投票的人都很安静。他们耐心地排着长队,就像当地常见的在银行排队取存款一样的次序。在长队的最前端,教室的门口,一张桌子后坐着选举工作人员,为参加投票的选民办理手续。在桌子旁边,还站着一位维持次序的警察。

投票后的几天,是各投票站进行选票统计与公布。在投票后第二天,我去莫罗戈罗省城看了一下。车子开进市区,街道上很平静。人们还是像平时一样,熙熙攘攘的,上班的上班,购物的购物,做生意的做生意。商店、银行都开着门,农贸市场也开着市。中巴车(Dala Dala)司机们一如既往地在揽客。一派平日的市井繁华景象,也没能看到游行的队伍。可能莫罗戈罗是革命党的大本营,一切都在执政的革命党与政府掌控之中。那两天,我问了一下这里参加了投票的人,都清一色的说是投了革命党候选人马古富力的票。这里的次序井然有条,平安无事。

在投票后的第三天,我综合各个渠道的消息,发现坦桑尼亚大陆总体还是很平稳的。当然一些城市有小规模的游行造势及与警察有小麻烦。另外,华人圈里也有人在传城市里有人在小规模骚乱中受伤的视频。城市里的华人,多数都猫在家里,不敢出去,大家还是很小心的。由于今年参加投票的年轻人增多,而且多为反对党的支持者。年轻人好冲动,也是不稳定的因素。在达累斯萨拉姆的主要街道,有全副武装的警察巡逻。在重要的地段也有警察把守。气氛,不能说不紧张。现在,就连执政党CCM的成员没有看到成群在这座城市里转悠,也还是怕惹上麻烦。

处于半自治地位的桑给巴尔岛在选举投票后的安局势却令人堪忧,英国外交部已就此对其公民发出了安全警告。桑岛反对党总统候选人Maalim Seif Hamad (桑岛也要选自己的总统)已宣布自己当选了,尽管桑岛选举委员会还没有作官方公布大选结果。

投票后第四天,形势骤然紧张起来。下午又有了突发消息,桑给巴尔选举委员会宣布本次选举无效。选举委员主席Jecha Salim宣布,桑岛的选举结果因几种原因而被废除,但他没有宣布什么时候再举行大选。这种突发情况,给人一种要乱的节奏。晚上,又传来反对党抵制选举委员委公布投票结果的消息。坦桑尼亚反对党联盟总统候选人洛瓦萨在达累斯萨拉姆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要求对周日进行的总统大选投票进行重新统计,并指出前面进行的计票过程不符合规定。他怀疑,统计的票数被人作弊,从而有利于执政的革命党。对于这些情况,我们还是很担忧的,生怕反对党举行抗议活动而混乱起来。

到了投票后的第五天,就是10月29日,在几天的焦急等待与担忧中,终于尘埃落定了。坦桑尼亚选举委员会在10月25日全国投票后,经过4天的计票与统计工作,宣布了本届坦桑尼亚总统大选的最终胜出者。这样,马古富力将接替基奎特作为新一届坦桑尼亚总统。马古富力得票率58%;而他的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反对党联盟候选人洛瓦萨的票数为得票率为40%。马古富力生于1959年10月29日,现在55岁,是基奎特政府的现任建设部长,并担任过多个部的部长,工作勤奋,是一个认真的人。他是一位技术型官员,达累斯萨拉姆大学毕业,化学博士。对他而言,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他在建设部长位置任职期间,在坦桑尼亚搞很多公路、桥梁与天燃气等建设工程,做了一些实实在在的成绩。

现在,坦桑尼亚人民终于选出了自己的总统。在此,我向坦桑尼亚的新总统表示祝贺!同时,也希望败选的反对党联盟认赌服输,端正心态,总结经验,五年后再来决一高低 ,并希望执政的革命党利用政治智慧妥善处理在桑岛因大选作废而与当地反对党的矛盾。相信热爱和平的坦桑尼亚人民能认识到这一点,大家努力,维护国家平和稳定。

投票后这几天,我观察了一些我周围当地的反应。因我们中心所在地达卡瓦小镇农村,是革命党的天下,我们中心的当地工人,除一个小伙子是支持反对党的外,其他全是革命党的支持者。我们中心管理花园与果园的花工山姆威力(Samweli)的表现最奇特,他是革命党忠实的支持者。那几天,他天天都是一边干活,一边打手机寻问革命党马古富力的得票情况。每一次听到马古富力得票保持领先,就高兴得手舞足蹈,时而做俯卧撑,时面操正步。当宣布马古富力选胜当总统后,他逢人就说马古富力赢了,马古富力赢了。第二天他还穿着一件很新的红衬衫,打着红领带来上班,以示庆祝。呵呵,这儿的人们穷是穷,对国家大事还是挺上心的。反观我们的国人(包括我本人),虽然比非洲兄弟富一点,但对国家大事都是麻木不仁的

从选举委员会委员宣布新总统的产生到现在,几天时间过去了,坦桑大陆这边各个地方还是很平静的。反对党也很理智,没有组织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在达市的许多中资企业已开始上班,华商店已恢复营业,回国的华人,外出旅游的华人也在陆返坦。一切都回复到了正常状态。

虽然这次革命党又选胜了,但也不能小瞧反对党的力量。革命党在1995年、2000年、2005年、2010年和2015年5届总统大选中获胜,并取取议会的多数席位,说明其不愧为一个具有丰富执政经验的政党。但仔细观察一下每次选举的得票,就不难发现革命党正在逐年失去选民的支持率。其在2005年总统大选中的得票率为89.28%,占绝对优势,2010年却下滑到了62.46%,而到了今年却下降得更惨,只有58.48%了。而反对党参加大选的选票率却在逐年增加,2005年仅5.88%,2010年猛增为27.1%,而今年则达到了40%,足以与执政党分庭抗礼了。按这种增长趋势,下一届的总统大选,鹿死谁手就真的很难说了。而看桑给巴尔岛的情况,反对党CUF的实力更是强大。今年反对党敢宣称自己已赢得了桑岛总统选举,说明它是对自己的实力是很有信心的。只是,选举委员委主席宣布了大选作废,不然反对党说不定还真的赢得了选举。这对执政的革命党敲响了警钟,再不注意,下一届就悬了。所以,其必通过改革,加强反腐,克服自身的缺点,才能重新赢得更多的民心。

通过这次对坦桑大选的跟踪观察,我也有一些感受。这次势均力敌的普选,将是坦桑尼亚政治生活中的一个里程碑,将使坦桑尼亚民主化进程向前跨一大步。而且,这次选举的整个过程,基本上都是在平和的气氛中进行了,并没有出现以前人们所担忧的那种动乱出现。坦桑尼亚人民,以理智的投票方式选出了自己的新总统。马古富力担任新总统,将使坦桑尼亚有一个气象,在治国上进行重大的改革,严厉反腐,发展经济,对外开放,改进投资环境,改善交通,增加电力燃气等能源,提高教育水平,减少贫困,这些都将是坦桑人民的福音,也是我们中国投资者的所希望的。祝坦桑尼亚人民有一个美好的明天。也希望我们在坦的华人在大选后有一个更好的投资与工作、生活环境。

另外,坦桑尼亚这几十年成功进行了平稳的总统普选,并没有出现大的混乱,说明这个国家的人民是温和的、热爱和平的。人们常说,非洲国家“逢选必乱”。但坦桑尼亚大选的成功,证明这种说法并没有普通性。不像其他一些非洲国家,坦桑尼亚没有部落与宗教问题,各部族与教派的人们能和平共处。这主要还要归功于坦桑尼亚开国总统尼雷尔采取的平等对待各部落、各教派的人们,大家的社会地位没有高低之分,都是坦桑尼亚人。所以,他们的选举,就没有这么多复杂的因素,只有不同党派之争,也就是执政理念之争。

有人说,非洲当地人的民智未开,搞民主直选不适合。就有点像鲁迅笔下的赵老太爷说阿Q一样,你也配姓赵?但人家坦桑尼亚人民连续搞了这么多届的直选,而不是被人代表,还是照常的把总统选了出,也看不出有什么不适合的。

看着比我们贫穷的非洲兄弟都能一人一票地选出自己喜欢的国家领导人,我都有点羡慕了。什么时我们也能享受普选的权利呀?这里,还有一点感悟:为什么国人在外面,即便是在落后贫穷的非洲,多少就有点被人从骨子里瞧不起?一群连直选资格都享受不到的人,谁会瞧得起你?

  评论这张
 
阅读(369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