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林看世界

原创空间,内容丰富;舞文弄墨,以文会友;图片游记,杂文感想;时事哲理,生活趣事。

 
 
 

日志

 
 
关于我

华林居士者,重庆合州人也。因慕东坡居士、易安居士和幼安居士等名流之名,故附庸风雅,自号华林居士。曾作文《居士杂谈》以自辩,其云:“在下自号华林居士,并非佛教之信徒也,姑妄沾沾清静无为与文人雅士之气息而已。或曰:尔乃世俗小人,怎敢也以居士自许?其与赵老太爷质问阿Q一样:尔等也配姓赵?在下思之,可借用阿Q名言答之:和尚摸得,吾也摸得。别人能称居士,在下何又不能称居士?” 居士曾杜撰格言云:“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吾辈之流如沧海一粟,实显渺小。吾虽布衣,非杰出之人,然终不可忘记热爱生活、享受人生之权利。”

网易考拉推荐

【坦桑见闻】司机杜拉的小老婆复活了   

2016-02-12 16:42:11|  分类: 我的图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坐车从达累斯萨拉姆回达卡瓦。今天车上除了司机杜拉外,还有他的小老婆。小老婆是到她在达市的姐姐处玩了两周,现在回达卡瓦家去。
       在居士的笔下,杜拉可是名人了。居士以前写的《司机杜拉的多妻生活》可在网上流传了好一阵子。细心的读者可能还会记得,居士又在以后的文章中提及过司机杜拉的小老婆死了。既然小老婆死,为什么现在又复活了呀?实际上是误传,小老婆没死。要怪就怪杜拉本人,是他自己说小老婆死了的。事实上,那次是小老婆的妹妹死了。明明是姨妹死了,杜拉却跑到我这里来说自己的小老婆死了。我当时对他深表同情,给了他两万先令表示致哀。这个该挨千刀的杜拉,为了区区两万坦先令,不惜咒他小老婆死了。后来,过了多久,他才告诉我,小老婆没死,是姨妹死了。为这事,我骂了他好久。
      其实,当地人对这种事一点也不忌讳。我们示范中心的当地工人,为了给请假找借口,经常爱说自己的亲人死了要去安葬什么的。有的请假人,爹都死了好几回了。先还觉得不可思议,后来,我们也习以为常了。
       好了,又扯远了。还说小老婆吧。杜拉很爱小老婆。每次出差给我开车,在途中常常将小老婆挂在嘴上。有时,一边开车一边与小老通电话不断。因为影响行车安全,被我说了多次,后来才改了一些。在当地人中,小老婆还算有几分姿色吧,怪不得杜拉喜欢得像宝贝似的。
       刚才,我又用斯语问旁边的杜拉 ,喜欢小老婆不?他说非常喜欢。又问,喜欢大老婆不?他说没那么喜欢。我马上问坐在后排的小老婆,杜拉说他特别喜欢你,你高兴吧?她微笑着点点头。想必是,她听到这一席话后内心里幸福死了。
      写到这里,又中断子一下,因为车刚开到鲁湖前面,就被警察拦下了。杜拉下车去与警察说理。一位警察上车来用中文与我打招呼,您好!我也说,您好!然后,装着又不懂斯语,又不懂英语,就保持沉默了。在这里,警察看到中国人,总想敲诈点什么的。只有装聋作哑,才能少麻烦。一切由当地司机杜拉去与警察交涉,最后给了一万坦先令走人。
       好,现在又回到小老婆的话题。在以前的文章中,曾介绍过:杜拉是在莫罗戈罗认识小老婆Mwanaidi的。两人同居时她才15岁,后结婚。Mwanaidi现年20岁,中学四级文化程度,中学是在达卡瓦的瓦米中学上的,也就是我们示范中心对面那所中学。她上中学时,示范中心还没有建立。她是家中学历最高的了。她也是莫罗戈罗人,父亲是莫罗戈罗省Waluguru族人,母亲是乞力马扎罗省莫西市Chaga族人。她为杜拉生了一儿一女。女儿4岁,最小的儿子5个月。小老婆没有工作,在家闲着,可能陪老睡和生孩子就是她的工作。
      我曾问杜拉,家有两个老婆,是如何过夫妻生活的。他回答说,两个老婆虽然都居在达卡瓦同一小镇里,但住在不同的房子里,相隔有一定距离。每周一、二、三,杜拉在大老婆家睡,每晚行夫妻之事。每周四、五、六,杜拉在小老婆家睡,每晚行夫妻之事。周日,休息,晚上不行夫妻之事,因为上帝也要在周日休息的。当然,周日仍然住在小老婆家,只是不行夫妻之事罢了。
      看他对小老婆那在乎劲儿,估计杜拉没有遵守与两位老婆平等过夜的规则。这有什么法呢?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杜拉爱小妾,居士爱八挂。嘻嘻!
      华林居士
      2016年2月11日大年初四日

     P.S.:写完此文后,杜拉又将车停下了,说要解手。他与小老婆都下了车。杜拉走到车头前的右边,站着解开裤裆,就撒起尿来。在他站着撒尿时,小老婆走到车头前左边,在杜拉前1.5米处,裙子一撒,蹲下去就撒起尿来。天啦,他俩口子竟当着坐在车内我的面,同时撒起尿来,且离我视野不足两米的距离。这也太不讲究了吧?不过,他们这种行为也把我逗笑了。因为,我记起了二十多年前在尼日利亚拉各斯看到的幕:大街上一辆公共汽车的门一开,一位当地妇女将一只脚伸到了地上,而另一只任然站在车内,侧着个身子,裙子一撒,就哗哗地撒起尿来。对这种街头大雅的景观,我后来不知回想来笑过多少次。

【坦桑掠影】司机杜拉的小老婆复活了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掠影】司机杜拉的小老婆复活了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掠影】司机杜拉的小老婆复活了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99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