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林看世界

原创空间,内容丰富;舞文弄墨,以文会友;图片游记,杂文感想;时事哲理,生活趣事。

 
 
 

日志

 
 
关于我

华林居士者,重庆合州人也。因慕东坡居士、易安居士和幼安居士等名流之名,故附庸风雅,自号华林居士。曾作文《居士杂谈》以自辩,其云:“在下自号华林居士,并非佛教之信徒也,姑妄沾沾清静无为与文人雅士之气息而已。或曰:尔乃世俗小人,怎敢也以居士自许?其与赵老太爷质问阿Q一样:尔等也配姓赵?在下思之,可借用阿Q名言答之:和尚摸得,吾也摸得。别人能称居士,在下何又不能称居士?” 居士曾杜撰格言云:“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吾辈之流如沧海一粟,实显渺小。吾虽布衣,非杰出之人,然终不可忘记热爱生活、享受人生之权利。”

网易考拉推荐

【华林随笔】男人、女人与狗——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2017-08-25 03:17:48|  分类: 文学漫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重新将老电影《布拉格之恋》弄来看了。这部电影是根据捷克裔法国作家米兰·昆德拉于1984年所写的小说《生命不能承受之轻(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改编的。该电影拍摄于1988年,由菲利普·考夫曼导演,丹尼尔·戴-刘易斯,茱丽叶·比诺什,和丽娜·奥琳主演。这部电影是我费了很大劲才从网上下载的。因为版权保护问题,在Youtube上下载不了,只好从一位埃及人的网站下载。电影上的字幕为阿拉伯语。居士不懂阿拉伯文字幕,正好欣赏原版英文对白。这部片子是几十年前看的,现在重温,保持英文听力。

        由于有小说原作者昆德拉作为影片顾问,电影基本上是忠于小说原著的。当然,由于历史原因和当时的政治环境,该片是在法国和瑞士取景拍摄的,而非在捷克境内。例如,描写苏军入侵那段场景,是在里昂拍摄的。看了电影的直观画面、故事情况和人物对白,对原著中的主题——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的存在主义人生哲学,似乎有了新的体会。下面先简单介绍下电影的故事情节:

【华林随笔】男人、女人与狗——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 华林居士 - 华林看世界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捷克斯洛伐克。影片的开始,在医院手术室外一房间里,帅气迷人的脑外科医生托马斯对一位女医生说:把衣服脱了。女医生说:什么?托马斯重复道:把你的衣服脱了。女医生照办了。整个过程中,在隔着毛玻璃的另一间室内,有两位医生在观看,一位躺着的病人也抬起头来看,被医生摁了下去。面地隔壁的表演,一位医生说道:杂碎!托马斯是一位成功的泡妞高手,他喜欢与很多女人有关系。但真正了解他的,却是布拉格同样无忧无虑的艺术家萨比娜。萨比娜是个画家,而且与托马斯有着相同的性态度,他俩正在追求一种爱与恨的两性关系。

【华林随笔】男人、女人与狗——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 华林居士 - 华林看世界

 

    一天,托马斯医生接到一个长途电话后,就到一个温泉镇为一个病人进行专门的外科手术。在那里,他遇到了不满足现状的女服务员特蕾莎。特蕾莎是一位喜欢知识刺激的女孩,爱读小说《安娜·卡列尼娜》。她追着托马斯到了布拉格,一个确定的玩乐者,他立马想出抵制他对她萌生的浪漫情怀,但最后还是屈从于自己地她的爱,他们同居了。这使得托马斯婚外的男女关系复杂起来。

【华林随笔】男人、女人与狗——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 华林居士 - 华林看世界

 

        托马斯要求萨比娜帮助特蕾莎找到一份摄影师的工作。凭着女人的真觉,特蕾莎发现萨比娜和托马特雷萨斯是恋人关系, 她一方面对此感到着迷,另一位方面又很嫉妒。然而,特蕾莎又被萨比纳的开放和轻松的心情所吸引,她对萨比娜产生了一些女同性恋的感情。 尽管如此,托马斯还是与特蕾莎结了婚。在一场简单的仪式上,面对政府证婚官员的讲话,他们不停地笑了起来。

【华林随笔】男人、女人与狗——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 华林居士 - 华林看世界

 

    接下来,特蕾莎对汤姆斯滥交的双重标准,感到很痛苦。 她正要离开托马斯时,苏联军队坦克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的事件发生了。此时,她才觉得,她变得更加重视托马斯了。 在苏联军队坦克入侵的混乱之中,特蕾莎用相机拍了大量反对苏维埃军队和受害者的示威游行的照片,然后把照片胶卷通过外国人偷偷地送到了境外。 布拉格之春就这样被苏联的入侵毁灭了,面对这令人沮丧的现实,托马斯、萨比纳和特蕾莎逃离了捷克斯洛伐到瑞士。首先是萨比娜开车走了,然后是犹豫的托马斯和特蕾莎,也开车离开了。

【华林随笔】男人、女人与狗——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 华林居士 - 华林看世界

 

       在日内瓦,萨比娜遇到了一位已婚大学教授弗兰兹,他们开始恋爱了。恋爱了一段时间后,弗兰兹决定为了萨比娜,放弃他的妻子和家人。听到弗兰兹这段意图的倾诉,萨比娜则放弃了弗兰兹,因为她觉得弗兰兹的感情会将她压得趴下。与此同时,托马斯和特蕾莎试图适应在瑞士新的生活,因为特蕾莎发现当地人并不是那么好处。特蕾莎发现托马斯继续与其他女人胡混时,她决定道:当强者太弱而不能伤害弱者时,弱者必须足够强大才能离开。于是,她离开了托马斯,并带着宠物狗卡列宁返回到了捷克斯洛伐克。特蕾莎的离开,让托马斯感到震惊。因此,他也跟尾随特蕾莎回到了捷克斯洛伐克。入境时,他的护照被没收,从而把他困在了国内。然而,他要回归的是特蕾莎。在家中,他们重新团圆了。

【华林随笔】男人、女人与狗——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 华林居士 - 华林看世界

 

       回到布拉格,托马斯恢复了他的脑外科医生的职位。但是,在苏联入侵前,托马斯写了一篇批评苏联支持的捷克革命的骇人听闻的文章。在文章中,托马斯谴责当时的捷克当局无视苏联的政治迫害并认为这种迫害没有伤害的行为。在文章中,托马斯以俄狄浦斯悲剧为例,说俄狄浦斯在了解自己杀父娶母的罪行后,也知道挖出自已的眼睛来赎罪。难道当局就不能为自己的错误感到自责吗?但是,自私的当权人物却没有这样做。这篇文章,他成为一个官方眼里的持不同政见者。这种状况,当然危及了托马斯的脑外科医生的职业。捷克当局要求他签名一封否定自己这篇文章的自白书,并声称托马斯的文章推动了当时捷克斯洛伐克的反苏情绪。托马斯拒绝了,从而上了黑名单,再也不能从事医生的职业。 失业后的托马斯只能当“蜘蛛人”,从事窗户的清洁工作。在一次作业中,托马斯被窗户内一位高级官员的女儿认出。知道托马斯是著名的脑外科医生,这位女子叫他进了室内。通过墙上的照片,托马斯意识到女子的高官家庭联系。然而,他却大胆地说出他招牌式“脱掉你的衣服”的名言, 并成功地“检查”了她的后背。

       这时,特蕾莎又重拾起一个女服务员的职业。一天,在店里,特蕾莎遇见一位自称工程师的男人。这位男人说,他非常倾慕漂亮的特蕾莎。由于意识到托马斯对自己的不忠,她与这位工程师在他房间里约会,并发生了一次激情的性事。 令人遗憾的是,她意识到,这位工程师可能是当局的一位秘密特工,其可能会伤害自己和托马斯。绝望中,特蕾莎来到运河岸边,企图自杀。幸运的是,托马斯此时正好路过,发现了特蕾莎,走到她的身后,将她抱住。

       感受到让人不踏实的城市生活压力,特蕾莎说服了托马斯离开布拉格,去了乡村。他们去了一个托马斯老病人的村庄,这位朴实的老农民很欢迎他们到自己的村庄。 在村里,他们过着田园诗般的生活,远离了布拉格的政治阴谋与陷阱。

【华林随笔】男人、女人与狗——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 华林居士 - 华林看世界

 

       可惜宠物狗卡列宁却得了癌症,为了减轻她的痛苦,特蕾莎亲手为它注射了安乐死并埋葬了它。另一方面,萨比娜去了美国。在那里,她继续过着孤独的、波西米亚风格的生活。 后来,一封来信让萨比娜感到了震惊:命运在特蕾莎和托马斯身上投下灾难,他们死于一次致命的交通事故中。当时,特蕾莎和托马斯与村里人去酒馆喝酒并跳当地的民风舞。在返回途中,托马斯开的货车翻了。 这事故,夺去他们年轻的生命。对他们而言,生命之轻,不再不能承受了。特雷萨和托马斯在驶向死亡时,却感到非常的满足。

【华林随笔】男人、女人与狗——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 华林居士 - 华林看世界

 

       观看这部影片后,让人不得不当哲学家,不得不思考人生。我们也会思索: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还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在小说《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的开篇中,就是对轻盈与沉重的哲学讨论。 昆德拉将尼采的永恒回归或沉重的哲学与帕门尼德对生命的认识相比较。 昆德拉想知道,因为没有永恒的回归,是否任何意义或重量可以归因于生命?如果人生只有机会尝试一条道路或作出一个决定,他就不可能回到原处,尝试另一条不同的道路,然后将两条道路的人生进行比较。 昆德拉认为,没有对不同人生道路进行比较的能力,我们就找不到人生的意义,而这种人生的意义是应该存在的。找不到人生的意义,我们只会发现难以忍受的失重。 人生意义存在的不确定性,以及轻盈与沉重之间的对立。这种“无法忍受之轻”的关键二分法,为整部小说奠定了基础。

         书名《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也是指爱与性的轻重,这是该小说与电影的主题。虽然爱情对人类具有重要意义,但昆德拉将爱情描绘成短暂的和随意的,并可能是基于无休止的巧合。 对托马斯和萨比娜而言,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对特蕾莎而言,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当然,原著小说,对人物的刻画,对心理的描写,更是入木三分。实际上,通俗点说,这部小说就是一位男人和两位女人及一条狗的故事。小说对主人公托马斯、特蕾莎和萨比娜及一条狗卡列宁的个性进行了精彩的叙述:

       托马斯作为捷克外科医生和知识分子, 是为自己的工作而生活的劈腿族,喜欢在性冒险和性利用中追求轻盈的哲学。他认为性和爱是不同的实体,他与许多女性发生性关系,却只真爱自己的妻子特蕾莎。他认为,偷情与爱妻子,两者之间没有矛盾。他将劈腿定义为:是探索只有在性生活中才能表达出的女性癖好的必要条件。最初,他将他的妻子看成他不得不照顾的负担。在俄罗斯人入侵捷克后,他们逃到了苏黎世,在那里他再次开始劈腿。在乡愁的情结作用下,特蕾莎带着他们的狗回到了布拉格。此时,托马斯很快就意识到他想跟她在一起。于是,他也尾随着她回到布拉格家里。回国后,他必须面对当年给报社编辑投稿文章产生的后果。在文章中,他把亲苏的捷克当局比喻为俄狄浦斯。由于看不惯亲苏当局的统治,最终使得托马斯对布拉格的生活感到厌烦。于是,他和特蕾莎一起搬到农村。他远离了工作与劈腿给他带来的困扰,并在与特蕾莎过着乡村田园化的生活中, 发现了真正的幸福。

    虽然托马斯是一个知识分子和思想家,但他并不像赛蒙或弗兰兹那样浪漫的理想主义者。 他的情人萨比娜称他为“媚俗的完全对立面”或高大上政治和完美爱情理想的完全对立面。 托马斯不能认真对待政治和爱情忠诚所基于的法则。 托马斯奉行实用主义、经验主义和个人主义,使他不愿意认定自己是一个政治自由主义者或一个忠实的丈夫。 因此,周围大多数人都误解了托马斯。警方和医院的同事认为他是持不同政见者,而持不同政见者认为他是个懦夫。

    在小说的进程中,托马斯的性格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 相反,托马斯获得了一点点的沉重。 他也变得更加愤世嫉俗,因为他开始对自己曾经一贯坚定的关于生活和生命的观点不确定了。他对特蕾莎的热爱和最终流放到乡村的经历遏制了他的色情冒险,但是他永远不会放弃与许多匿名伴侣的性欲望,也没放弃这种性欲望非犯罪行为的信念。

    他的天主教儿子他的墓志铭写道:他想要的是,一个在地球上的上帝天国。

【华林随笔】男人、女人与狗——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 华林居士 - 华林看世界

 

       特蕾莎是托马斯的年轻妻子,她是一位温和的、智商很高的摄影师。她在苏联占领布拉格期间,深入现场进行危险的、持不同政见的新闻摄影。 对于托马斯的不忠,特蕾莎并没有直接谴责,而是以弱者的身份显现自己的个性。 因母亲般拥抱身体的怪诞功能,特蕾莎将人体的视觉,几乎定义为恶心的和可耻的。 在整本书中,她害怕在与托马斯发生关系的女性阵容中成为其中的一个人体。 而当托马斯和特蕾莎搬到乡村后,特蕾莎就沉醉于养牛和读书。 在这段时间里,她通过溺爱宠物狗来了感受自己的灵魂,并从中得出结论:其是亚当和夏娃放弃的与天堂最后一个连接,并与其他的人疏远。

       萨比娜是托马斯的情妇和最亲密的朋友。 萨比娜所过的生活,就是诠释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的一个典型例子。对于叛逆行为,她深表满意。 她对媚俗行为宣战,反对她的清教者祖先和执政党对她施加的限制。她说:“我不是反党,我是反对媚俗!”。媚俗,是一个艺术界的词汇,主要形容那些无重要性而又俗气、精心计算来讨好大众、被视为造作和空洞而非真正的艺术的作品形式。她的叛逆战斗通过她的画作展示了出来。 她偶尔表现出羞辱中的兴奋,这通过使用她祖父的礼帽表现出来,其是在与托马斯的一次性爱遭遇中所诞生的象征。后来,礼帽逐渐改变了含义,并成为怀念过去的遗物。 在小说的后面部分,她到了美国,居住在几位美国老人的房子里,这几位美国老人很欣赏她的才华。

        卡列宁是托马斯和特蕾莎的一条宠物狗。 虽然她是一只雌狗,但这个名字是男性化的,取自安娜·卡列尼娜的丈夫阿列克谢·卡列宁。 卡列宁极度不喜欢变化。 然而,一旦搬到了农村,卡列宁却变得更快乐了,因为她能够从主人们那里获得更多的关注。 她也很快就和一只叫梅菲斯托的小猪交了朋友。 在此期间,托马斯发现卡列宁患有癌症,即便在去除了肿瘤之后,卡列宁还是显出将会死亡的征兆。 在她死亡的时候,卡列宁通过她的“微笑”,来使正极力改善她的状况托马斯和特蕾莎团结在一起。

         最后,引几段米兰·昆德拉名言:

        如果我们生命的每一秒钟都有无数次的重复,我们就会像耶稣钉于十字架,被钉死在永恒上。这个前景是可怕的,在那永劫回归的世界里,无法承受的责任重荷,沉沉压着我们的每一个行动,这就是尼采说的永劫回归观是最沉重的负担的原因吧。

        如果永劫回归是最沉重的负担,那么我们的生活能以其全部辉煌的轻松,来与之抗衡,可是,沉重便真的悲惨,而轻松便真的辉煌吗?

       最沉重的负担压得我们崩塌了、沉没了,将我们钉在地上。可是在每一个时代的爱情诗篇里,女人总渴望压在男人的身躯之下。也许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是一种生活最为充实的象征,负担越沉,我们的生活也就越贴近大地,越趋近真切和实在。

         当心说话的时候,神智会发现它对客体是不雅的。 
        任何具有“更高”目标的人,一定要会在某天患上眩晕。 什么是眩晕? 害怕坠落? 不,眩晕是害怕坠落之外的 东西。 我们的潜意识里,空虚的声音迷惑和引诱我们,这是坠落的欲望,而我们在恐惧中保护自己不坠落。   
         在散落的夕阳中,一切都被怀旧的光环所照亮,甚至那断头台也是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30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