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林看世界

原创空间,内容丰富;舞文弄墨,以文会友;图片游记,杂文感想;时事哲理,生活趣事。

 
 
 

日志

 
 
关于我

华林居士者,重庆合州人也。因慕东坡居士、易安居士和幼安居士等名流之名,故附庸风雅,自号华林居士。曾作文《居士杂谈》以自辩,其云:“在下自号华林居士,并非佛教之信徒也,姑妄沾沾清静无为与文人雅士之气息而已。或曰:尔乃世俗小人,怎敢也以居士自许?其与赵老太爷质问阿Q一样:尔等也配姓赵?在下思之,可借用阿Q名言答之:和尚摸得,吾也摸得。别人能称居士,在下何又不能称居士?” 居士曾杜撰格言云:“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吾辈之流如沧海一粟,实显渺小。吾虽布衣,非杰出之人,然终不可忘记热爱生活、享受人生之权利。”

网易考拉推荐

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2010-04-01 14:17:21|  分类: 华林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坦桑尼亚已有9个多月了,今天终于有幸见到了该国的最高领导人Kikwete总统。这主要还要沾中国援助坦桑尼亚的心脏外科技术培训中心开工仪式的光。

昨天我们接到中国驻坦桑尼亚经济商务处的通知,让在坦桑的各中方单位派员参加中国援助坦桑尼亚的心脏外科技术培训中心的开工典礼。这两天正好我与龚总在达累斯萨拉姆,碰巧能够参加。

于是今天上午我们就开车到了达市Mhinbini医院(相当于首都医院),到时还不到10点钟。于是,我们就走进了开工典礼会场,在会场的入口处还有机场式的安检,因为今天总统要来,所以还是有点安全措施。今天到会的人还挺多的,有好几百人,估计中方和坦方参加典礼的人员各占一半。今天中方参加的人员规格也很高,中国驻坦桑大使、商务参赞等使馆官员都到了场,另外,工程承包单位山东某集团公司的老总也专程从国内赶来。

典礼预定是在10点半开始,但因总统没有按时到,就等了很久。在等候期间,我们就坐在来宾棚里,开起了小会,各单位来的中国人坐在一起,话还是很多的。大家天南海北的,什么都聊,一会儿聊到如果回国,是带价格便宜但很笨重的黑木雕好,还是带轻便但价格不菲的坦桑兰好。一会儿聊起了网上红人凤姐,并把她拿来与芙蓉姐姐作比较。一会儿又把话题转向了现场,说现场的保安措施不咱地,主席台后的那橦楼上面连个卫兵都都没有,如果上面有个狙击手,那总统就危险了。呵呵,我们在下面开小会钦敬。主席台上面,主持人也闲不住了,为了不冷场,他也不时地讲些插科打趣的话,以活跃气氛。

大概快到11点时,总统的车队终于开了进来。在总统要下车的地点围了许多记者准备照相,我也凑了上去。只见一溜黑色轿车开进了会场。Kikwete总统下了车后,就与迎候在那里的刘大使一干人一一握手,然后他们就步入主席台。在这期间,我就混在人群里近距离拍了许多照片。

当总统等嘉宾入座后,就开始了当地非洲舞蹈表演,男男女女的,跳的很起劲,与我们上次农业项目开工典礼的土著舞蹈一样。只这次是表演给总统看的,舞蹈水平肯定要高得多了。碰到这样高水平的非洲舞蹈,我手中的相机当然要闪拍个不停了,机会难得嘛,呵呵。

接下来,开工典礼的仪式就正式开始了。首先是,工程承包单位山东某集团公司老总讲,他是用中文讲的,旁边人翻译,当然现场翻译也照着稿子在念。这位老总,在发言中还表示其私人将向坦桑尼亚捐款2万美金。然后,刘大使讲话,大使是用英语发言的。接着,就是坦桑尼来卫生部长讲话,也是用英语发言的。最后讲话的,是Kikwete总统。他先用英语说,请允许他用斯瓦西里语发言,接下他就叽里咕噜地用斯语讲上了,讲的什么,我们当然就听不懂了。他讲了很久,有时可能讲了些笑话,把下面坐的坦桑人都逗乐了。总统先生讲得很从容,表情自然,有时也脱稿在讲。黑人政治家就是不一样,一个个都很能说会道的,与奥巴马差不多。在总统讲话时,我也靠近他的讲台,大概只有3米左右的距离吧,又照了些相。终于,总统的讲话完了。然后,山东某集团公司老总向总统献上了标有2万美金捐赠的支票匾。

所有发言完了以后,下一个程序就是开工奠基仪式。Kikwete总统一干人在刘大使的陪同下,走进了工程情况展示棚,听取施工单位的人介绍中心的设计规划。这时,棚外面围了许多记者与摄影的人,我又混到了人群中,对总统进行近距离拍照,这是我距总统估计只1米吧,这么近,也没有总统的保镖来干涉,看来这个总统对与人群接近还是很随意的。展示介绍完了,就是他们为心脏外科技术培训中心大楼铲土立奠基石。仪式的最后一项,就是合影留念,总统与不多类型的代表合了影。

至此,整个开工典礼就结束了。我也带着亲自见到坦桑总统的满足感离开了。

华林居士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

  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坦桑尼亚见闻—伴着非洲舞蹈看见了坦桑总统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7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